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不法分子瞄上了女大学生!

微信图片_20200110160307

“代孕、供卵、包男孩、包成功”……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常见于一些大医院和高校周边的代孕小广告背后,存在一个倒卖卵子牟取暴利的“卵子黑市”。

不法分子瞄上女大学生

在湖南某高校就读的女大学生李某告诉记者,前段时间被校园内“微创无痛采卵”小广告打动。

“在一幢居民楼打了半个月促排卵针,然后被带到一辆车上,蒙上眼罩转了一大圈后,进了一个小诊所。手术没有麻醉,我痛得泪流满面,长时间动弹不了。”李某说,“事后还引发感染导致我下腹部积水,住院治疗了很长时间,差点进了鬼门关!”

李某的遭遇在“卵子黑市”十分典型。在这条黑色链条里,有人经常徘徊在一些高校,寻觅颜值高、学历高的女大学生。

记者多方采访调查,初步弄清了“卵子黑市”的“套路”:

首先,通过在大学校园发“爱心捐卵”小广告,寻觅颜值高、学历高、需要钱的年轻女大学生。“这些人把高校当成了他们的优质卵子库,甚至还拿到了申请助学金的女生信息,专挑经济较为困难,特别是需要偿还贷款的女生下手,一番花言巧语,总有一些女生受骗。”一名执法人员透露。

找到卖卵者后,就有人安排其连打10至12天左右的促排卵针。然而,黑市行医者常常会选择超量注射。然后像对待李某一样采卵。

最后,不法分子对卵子进行包装、叫卖,甚至网络竞拍。他们印刷精美的宣传册,还通过网络发布卖卵者的“美照”和健康证明、学历证明等,一旦成交,这些卵子会被送到“地下实验室”进行胚胎移植(做试管婴儿)。

“胚胎移植在正规医院的成功率也只有60%,在这种地下实验室更难保证,很多人到这个环节才知道受骗了,然而这些黑中介早已经逃之夭夭。”长沙市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副局长夏放群告诉记者。

微信图片_20200110160311

“卵子黑市”后患无穷

一些辅助生殖领域专家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一单卵子买卖的成交价为10多万元,而供卵女生仅能拿到1至2万元,从事卵子买卖的不法分子获利巨大,很多人铤而走险。

记者在长沙多家医疗机构的卫生间、办公区域看到,涉及“捐卵代孕”的小广告极多。“每天都在铲,刚铲完又有人贴得到处都是。”一位保洁阿姨愤愤地说。

一位多次参与暗访的执法人员透露,“卵子黑市”上下游链条环环相扣,每个环节都有专人把守。卫生部门执法人员坦言,组织过多次暗访,但难以查到最核心的不法分子。

“很多交易都在网上完成,十分隐蔽,卫生主管部门很难执法。”夏放群说。  

相比个体掮客“小打小闹”,还有民办机构进入“卵子黑市”。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年6月登载的一份二审行政判决书披露,安徽马鞍山市一家民办机构在一个居民小区内租房非法从事采集精卵子与胚胎移植等活动,短短1年多时间内开展取卵手术293例,非法获利高达639万元。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妇科医生张瑜告诉记者,黑市采卵者为了获得更多成熟卵子,常常给供卵者超量注射药物,完全不顾后果。

“受到过度刺激的卵巢会因为扭转导致组织坏死,远期危害可能导致卵巢早衰。此外,在没有资质的机构随意打促排卵针,在没有任何消毒措施的地方取卵,可能导致严重的并发症,对女性身心健康造成伤害。”张瑜说。

专家呼吁:打击“卵子黑市”既要堵“偏门”,更应开“正门”

针对暗流涌动、风险越来越大的“卵子黑市”,有识之士呼吁采取措施严厉打击,堵住“偏门”。

记者采访了解到,对于非法买卖卵子的行为,目前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定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即使发现了场所、设备以及其他证据,大多只能以非法行医进行行政处罚。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袁小露表示,对于专门从事捐受卵子的个人、中介和单位来说,有可能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但是在采集证据上存在困难,卫生部门很可能连场所都找不到。一线执法人员表示,只有卫生、公安、网信部门联动,齐抓共管、形成合力,才能实现有效打击。

同时,很多专家认为,为正常生殖需求打开“正门”,是打击“卵子黑市”的一条出路。

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及相关文件规定,“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赠卵只限于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剩余的卵子”。

中南大学生殖与干细胞工程研究所肖红梅教授说,对于供卵女性来说,将自己的卵子赠予有需要的人,很多人难以接受,现行机制也未对赠卵者给予相关法律认可。目前,很多人口大省只有少数几家生殖医学中心可实施供卵治疗,只能满足极少数病人治疗需要,大多数有需求的人可能需要排几年的队,才能等到合适的卵子。

一些专家认为,可以参照志愿供精的管理要求,健全相关法律制度,有条件地放开志愿者供卵,拓宽赠卵来源,便于正规医疗机构开展供卵治疗,满足不孕不育人士的治疗需要。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