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男子回微信时4岁儿子失踪死亡 :吞人桩孔就在眼皮底

黄先生只是拿出手机,低头给朋友回了几条微信。没想到,这个平常的举动,后来竟让他和4岁儿子从此阴阳相隔……

2019年12月30日下午,四川宜宾长宁县硐底镇三合村4岁男童铭铭(化名)跟着爸爸黄先生到硐底九祥饭店吃喜酒。刚到饭店不久,黄先生低头回了几条微信,抬头一看,发现儿子铭铭不见了。此后,家人、警方找遍方圆五公里的地方,数天一无所获。

直到铭铭失踪的第10天,即2020年1月9日下午,在硐底中学施工的工人,意外在隔壁工地的建筑桩孔中发现一具幼儿尸体,经警方打捞、家属辨认确系失踪的铭铭。发现尸体的工地,距离九祥饭店不足300米,离派出所也仅百米左右,距离寻人队伍反复往返寻找的S309省道不足30米。

就这样,失踪的铭铭就在寻人队伍“眼皮底下”的工地上,被困10天。为什么“近在眼前”,孩子却没有被发现呢?在他失踪的最后10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家长称,一切源于多个“巧合”,或者说是疏忽……

失踪 父亲低头回微信 几分钟后孩子不见了

今年4岁的铭铭平时由爷爷带着,因为父母离婚,爸爸外出打工,所以平时他最亲近的人就是爷爷。

快过年了,铭铭盼到了爸爸回家。2019年12月30日下午,爸爸黄先生带着铭铭到位于省道309线路边的九祥饭店吃喜酒。

据九祥饭店的老板回忆,当天下午四点多,父子俩刚到饭店不久,孩子就脱离了家长视线而失踪。当天下午,前来吃酒的很多亲友也帮忙寻找。

他的父亲黄先生至今懊恼不已,“朋友问我好久回广东,我就回了几条微信,几分钟而已。”就是这短短几分钟,铭铭不知所踪,黄先生马上寻找,然后是更多的人加入寻找孩子。

众人遍寻无果后,家长报警,硐底派出所民警和当地村社干部也加入寻找的队伍。“民警搜索了方圆五公里的地方,一无所获,然后我们在公路沿线、珙县县城都贴了寻人启示。”黄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寻人 附近遍布建筑工地 但谁也没想到去找

在从九祥饭店到硐底派出所之间300余米的省道一侧,分布着大大小小四个建筑工地。除了中国某大型建筑集团公司负责承建的硐底中学工地完全封闭、大门常锁,人员进出皆需登记外,其他工地不是敞开,就是半封闭状态。

2020年1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事发地,发现在短短的300米道路沿线,只有事发工地对面有个监控探头。但是,由于探头朝向与九祥饭店方向相反,并没有拍到铭铭的影像。

事发工地正对面的翡翠路(翡翠社区)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天下午、晚上,翡翠社区的很多居民自发帮忙寻找,孩子爷爷老黄连续多日昼夜在事发工地外面的省道沿线搜索,但是谁也没想到进工地找。

探访 “吞人”的桩孔 被巨大土堆遮挡

“工地上有个土堆,也有些围栏,我们根本不知道里面有孔桩。如果知道有,肯定会去找。”确认孩子死亡后,黄先生如此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不仅孩子父亲不知道巨大的土堆后面有孔桩,连正对面不足50米的翡翠社区47号、49号的居民们,也不知道有孔桩。“事后警方封锁了现场,我们看不到;事后增加了围栏,我们也没去看,听说在最墙角。”一位社区居民说,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多位居民的印证。

△涉事桩孔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事发工地没有人员留守,也没有明文标示,以及最近施工的迹象。与之紧紧相连的另一在建工地人员称,两个工地虽然“生在一起”,但是两个工地并非同一主人所有。

多位村民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事发工地和旁边的在建工地都是当地村民的民房自建工地,不属于机关事业单位或企业所有。红星新闻记者进入工地实测发现,“吞噬”铭铭的桩孔直径80厘米,水深126厘米,桩孔总深超过300厘米。

吞人桩孔位于工地围栏夹角位置,紧靠硐底中学工地,距离中学工地门岗也不远,但是两者被围栏隔开,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

除了高高的围栏遮挡后方和侧面(以省道为参照物),桩孔面前是个巨大的土堆,也完全挡住了从省道扫向桩孔的视线。通过高空航拍,记者发现,该工地一排共三个桩孔,均非常隐蔽。

△涉事桩孔

说法 附近多位村民称 未看到孩子进工地

有硐底中学工地的知情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月9日下午,中学工地有焊工在二层平台作业时闻到了强烈的臭味,多方寻找发现臭味来自脚下的相邻工地,细看发现水面似乎泡着个孩子,于是迅速报警。

在事发工地,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警方遗留下的警戒线和橡胶手套、口罩等物。原本由挖机堆砌的不规则土堆上,已经被人踩出道路。铭铭的父亲黄先生此前告诉记者,工地负责人已经对家属进行了经济补偿。

“下午四点多,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我是没看见娃娃,看见了肯定要招呼到一边。”红星新闻记者走访附近多位村民,均表示没有看到娃娃进入工地。由于没有目击者,也没有监控视频,因此铭铭究竟如何进入工地,又如何坠入三米多深的桩孔,已经不得而知。

1月14日下午,红星新闻在硐底中学、民房工地采访多位工人,巧合的是几乎所有受访工人都说自己刚来工地上班,没有听说有孩子意外死在工地一事。连硐底中学工地的门岗值班人员,也自称是昨天才来上班的,不清楚此前的情况。

△涉事桩孔

父亲低头回微信的“致命几分钟”,沿途监控摄像头的缺乏,寻人队伍对“眼皮底下”的工地不了解和“忽略”,附近村民都没有看见孩子进工地……一个又一个疏忽和巧合,最终,4岁的铭铭就在距离父亲仅仅300米左右、人来人往的的工地附近坠入桩孔深井,直到遗体发出异味,才被人们发现……

来源: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