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湖北一公司10万只鸡苗填埋处理 运输受阻饲料告急

原标题:运输受阻饲料告急,湖北一农业公司10万只鸡苗填埋处理 

新京报讯(记者 张静姝)新型冠状病毒影响下,武汉决定关闭离城通道,周边地区部分道路封闭。湖北部分养殖场负责人称,“饲料进不来,成品卖不出”,活禽饲养业面临考验。1月30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已有部分地区开启“绿色通道”解决此事,另有业内人士呼吁,湖北是禽蛋大省,应打通饲料和饲料原料供应通道。

武汉莱德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把刚孵出的鸡苗装袋处理,每天两万只。受访者供图

装袋、消毒后运到偏僻地方挖深坑填埋。

10万只鸡苗被填埋

在武汉莱德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厂房内,成袋装的雏鸡苗已将近10万只,“都捂死了,没办法。”总经理段俊说,现有库存饲料,扛不到后天,眼下只有抛弃这些活鸡苗,厂子才有活路。

按照批发价,此前一只罗曼粉鸡(鸡苗品种)价格在5.5元至7元,段俊的饲养场每天孵化鸡苗大概两万只,因为运不出,从1月27日到现在段俊和工人将孵出的鸡苗装袋、消毒处理后,运到偏僻的地方挖深坑填埋。每天损失约10万元。

鸡苗的孵化周期通常是22天,现在破壳的鸡苗都是22天前安排好的,段俊说,进入孵化阶段后就停不下来了。这些天来,不仅段俊这么做,他的同行们也只能把大批量鸡鸭幼苗填埋,另外大批该出栏却无法运输到屠宰场的鸡被填埋。

北京市华都峪口禽业有限责任公司荆州分公司,每日孵化12.5万只母雏鸡,运输阻断后,只能冷冻就近送到其他牲畜企业作为饲料或者填埋处理,该企业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从1月25日开始,公司每日损失达50多万元。

黄冈浠水县的龙骏禽业有限公司,日产鸡蛋将近两万斤,每天有20万只蛋鸡需要饲养,让董事长马国强头疼的是,这20万只鸡,再有三四天就“断粮”了,鸡蛋运不出可以短暂囤着,“但鸡吃东西不能等,现在最大问题就是饲料进不来。”

而段俊也不敢擅自停产,因为数千家湖北省内外的客户都是预付过订金的,等交通恢复还要继续供货,“你说这蛋是孵还是不孵?”

1月28日,湖北省家禽业协会向其他企业发函求助支援饲料原料。

禽蛋大省的求援

湖北省家禽业协会工作人员伍志敏告诉新京报记者,湖北禽蛋大半都外销,供应南方多个省市,库存几天没有问题,但鸡蛋毕竟是生鲜,这样下去大部分企业都“扛不住”。

为解决饲料问题,1月28日,湖北省家禽业协会分别向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和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发出紧急求援函,称湖北是我国禽蛋大省,产量居全国第六,目前饲料及原材料(玉米、豆粕)运输基本瘫痪,大部分规模养殖场面临“断粮”,希望两家公司对口支援湖北省18000吨玉米和12000吨豆粕,支援渡过难关。

伍志敏告诉新京报记者,求助函发出后,很多企业表示有饲料跟原材料存货进行支援,但苦于无法运输。目前湖北水运和铁路中断,货车也下不了高速,另外也没有司机愿意在这个时候跑湖北。

1月30日,中国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政策研究室主任吴春耕表示,交通运输部已部署各地开通11042条高速公路应急防御物资的绿色通道,按照不停车、不检查、不收费,优先通行的“三不一优先”原则保障疫情防控物资和人员应急物资优先。

伍志敏说,玉米和豆粕并不属于应急物资和生鲜农副产品,但却是省内各饲料厂的原材料,他呼吁有关部门研究打破省际饲料运输限制,缓解养殖企业“断粮”现状。

新京报记者从黄冈市黄梅县农业农村局了解到,经过与主管单位的协调,从1月27日起,由饲料进出和农牧产品运输的经营者提交申请,基层单位审批后县农村农业局再进行核实后加盖公章,经营者可凭申请到交管部门领取一份“通行证”。

今日上午,伍志敏收到一个好消息,已有16车皮的玉米即将从陕西启运发往湖北。但他又不敢太过乐观,货物到湖北后能否在货站顺利卸货还未知,因为货站都停业了,此前有荆州的货到现在还没卸下来,也有航运货物在长江等着,因为码头关停没法上岸。

1月26日,黄冈市黄梅县向省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申请对屠宰场,养殖场(户)运输车辆实行绿色通道。

谨防填埋的次生危害

除了湖北,部分其他地区禽类养殖户也面临类似问题。以“三黄鸡”闻名的江西赣州宁都县,禽类养殖是不少农村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养殖户刘茹(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村里的养殖生态已陷入恶性循环,鸡缺饲料,种蛋卖不掉,鸡苗运不出,大家都盼着饲料厂开工生产。

按照一般饲养农户的习惯,即便是过年,饲料最多囤到正月初八,刘茹说,因为疫情,现在很多饲料厂不开工,很快就要面临无料可用,不得不填埋鸡苗的境地。

每日数以万计的鸡苗在填埋前,段俊说全部鸡苗为装袋、消毒处理,并尽量深挖坑,这是目前能够做到的最有效的办法。段俊说,虽然数量多,但一只鸡苗不到30克,总重量并不大。刚破壳的鸡苗本身携带病菌较少,发生病毒传播的可能性也较小。

如果饲料运不进,成品运不出的情况再持续下去,更多要出栏的肉鸡也面临填埋处理,段俊担心,重两公斤的肉鸡病菌传播的可能性会更大。

伍志敏说,现在填埋肉鸡的企业并不多,而且加石灰深挖填埋,一般不会有大问题。但过多肉鸡挤压,大量的鸡粪可能会造成污染,因此建议相关部门能商讨允许部分饲料生产和屠宰企业提前开工,可将活物屠宰后就地入库保存,减少损失的同时也避免发生次生危害。

段俊和伍志敏都向记者表示,周边已经有些小型企业和养殖户难以为继,产品运不出,资金链断裂,很快会面临倒闭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