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没有绿码,走投无路了!"今年的"疫"外收获,真不少

原标题:“没有绿码,我走投无路了!"今年的“疫”外收获,真不少

5月3日因没有身份证和绿码

杀人后潜逃24年的时某选择

向杭州警方自首

微信图片_20200505112717

新冠疫情防控期间因防控措施严格而自首的事情屡见不鲜

“没有绿码,我走投无路了!"

 杀人犯逃亡24年后自首

男子时某,1972出生,甘肃省清水县人。1996年6月,他因一件琐事和同村的村民起了争执,后伙同他人将该村民伤害致死后潜逃。

24年来时某没有身份证和手机,一直在全国各地漂泊,靠打零工为生,现金结算工资。他在每个落脚点都不敢多待。

前段时间,他到杭州找工作,但工地的负责人要他拿出身份证和绿码,想去租房也要这两样东西,入住宾馆也不给住,想去商店买东西,也要看绿码和查体温

因为没有身份证和绿码,他找不到住处,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5月3日17时许,时某到杭州乔司派出所投案自首。“杭州管得太严了,我没有地方去,心里憋得慌。”

微信图片_20200505112723

至此,时某24年的逃亡生涯终于落下帷幕。待办理相关手续后,时某将被移交甘肃省清水县公安机关调查处理。

偷朋友5万元后逃亡十年

"弹尽粮绝"后向北京警方投案

何某林和夏某兵是一起“北漂”的好兄弟。2010年5月3日,夏某兵来到何某林在大兴区的租住地找他玩,商量着共同投资挣点钱。夏某兵透露:“我这肩包里有5万元现金,咱俩可以一起做小额贷款。”

4日凌晨,夏某兵感到困意来袭,打算睡一会儿,于是把包放在床上便睡着了。何某林见夏某兵熟睡,心生歹意,留下夏某兵的证件后,把包及现金偷走并逃跑。

微信图片_20200505112728

十年以来,何某林一直东躲西藏,在北京“漂着”,有家不敢回,更不敢使用身份证。他坦言:“这些年走到哪里都不方便,我只能找零活、打黑工谋生。” 今年,眼看各种防疫检查越来越严,也无零工可打,何某林不敢出门,每天心惊胆战,熬到“弹尽粮绝”。再加上思念自己十年未见的父亲,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于2020年2月9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3月13日,大兴区检察院以涉嫌盗窃罪对何某林批准逮捕。

微信图片_20200505112732

大兴区检察院检察官王秋杰对犯罪嫌疑人何某林进行远程提讯

当得知被批捕后,何某林表示:“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民警天天来检查,

我快要崩溃了!我要自首!”

今年3月,南京江北新区的社区、警格、网格“金字塔式”全覆盖走访调查,社区干部、社区民警、网格员、楼栋长、信息员详细核对居民身份信息,犯罪嫌疑人王某因无法躲藏,主动向公安机关自首。 王某交代,这段时间每天都只能躲在房间里,不敢有一点响动,怕被人知道家里有人。听到外面有警车的声音都害怕,这种日子太难熬了,再也不想躲了。 经调查,王某是一家信息服务公司的员工,工作期间,其向身边同事鼓吹自己有好的投资项目,并怂恿同事一起参与投资。在高回报的诱惑下,50多名同事转账给王某上千万元。事实上,王某根本就没有什么投资项目,诈骗来的钱大多数被他购物挥霍了,还有一部分拿去打赏网络主播。 目前,王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侦办中。 

“我太难了,疫情防控查太严,

我要自首……”

2月15日,随着疫情防控网越扎越紧,46岁的贵州籍罪犯张某祥再也熬不住了,他前往厦门市公安局海沧分局刑侦大队自首。 

微信图片_20200505112737

据了解,张某祥于1995年伙同他人在贵州安顺持火药枪、炸药、刀等抢劫,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2000年10月在服刑期间趁外出劳动之机脱逃。潜逃20年来,他一直在全国多地四处逃窜、躲藏,靠打零工为生。 疫情防控期间,因为没有身份证,张某祥在海沧躲藏期间无工可打、无房可租,他没有地方住、坐不了车,身上又没钱,只能在公园里、小树林、排洪沟、桥底下风餐露宿,连续半个月忐忑不安。 实在没办法,张某祥只能背着被子、衣服等全部家当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主动接受法律制裁。

微信图片_20200505112741 

今年的“疫“外收获真不少!

来源:北京日报(ID:Beijing_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