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首个抵制小区重启丰巢!100多个小区说不

今日(5月15日),全国第一个公开抵制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的杭州东新园小区表示,已于当日恢复使用丰巢快递柜。

首个抵制超时收费小区重启丰巢快递柜

浙江杭州东新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在公众号发布“东新园丰巢快递柜重新点亮”一文称,5月14日,街道办事处召集业委会负责人和物业负责人开会协商。街道办事处表示,希望东新园第四届业委会能尽快点亮快递柜,进一步表现友好协商的意愿,以推进问题的解决。

微信图片_20200515154025

之后,东新园小区业委会紧急召开会议,经讨论后决定,“将百姓的权益和正常生活放在第一位,进一步表达我们的协商诚意”,接受先行点亮快递柜的建议,“期待丰巢公司能够认真倾听民意,早日予以回应”。

自丰巢快递柜4月30日推出会员制后,浙江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5月5日发布通知暂时停用,成为全国第一个公开抵制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的小区。

5月8日,南都记者从该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杭州致广物业处获悉,小区将就免费保管时长是否可以从12小时延长至24小时等问题继续与丰巢协商。5月9日,南都记者从丰巢方面获悉,丰巢进驻该小区时的协议并不包含对丰巢营业模式及价格的约束,单方面断电已经构成违约,已对公司造成巨大经济与商誉损失,将追索相关损失。

5月12日,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发布《关于要求丰巢科技在收函后3日内解决违法收费问题的函》,要求在收函后三日内解决上述违法收费问题。该小区物业管理公司曾主任5月12日告诉南都记者,向浙江丰巢邮箱发送该函,未发送成功,发送状态显示为“被对方服务器退回”,其表示随后将通过EMS邮寄方式再次发函。

微信图片_20200515154019

2020年5月11号,广州某小区的丰巢快递投送柜,市民在取快递。南都记者 陈辉 摄

超百个小区“对丰巢说不”

丰巢并无对收费规则作出让步

自4月30日宣布超时收费以来,丰巢的争议尚未平息。南都记者了解到,丰巢的超时收费规则在多地小区引起反弹。截至5月15日发稿时,众蚁社区上参与“对丰巢说不”的小区超过100个。近日深圳一小区在近日也称丰巢快递柜不恢复免费的话将作撤柜处理。针对此事,全国多地邮政部门和消费者协会也纷纷发声,要求保障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不过,丰巢科技目前并没有对收费规则作出让步。有业内人士指出,持续的亏损压力是丰巢推进超时占柜收费的原因。“丰巢快递柜营收主要依靠向快递员收取寄存费,另外有柜身广告和屏幕广告费等,但后两者的收益占比不高,近10%。”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分析,每组丰巢快递柜成本在5至6万元间,社区入场费及水电费等在6000元左右,“此前丰巢主要向快递员收取寄存费。这种单向收费模式简单,使得快递柜企业在还没有形成广泛应用、没有形成多元收益时,存在较大成本压力。”

“向收件人收费或也寻求向服务分层迈进一步,把普通和会员区分,利于提供个性化服务,”杨达卿表示,长期以来,顺丰服务定位中高端服务,丰巢作为顺丰系企业,这种品牌溢出效应或影响丰巢推进向C端用户升级服务。 

实施超时收费的背景:顺丰系企业面临竞争压力

有分析认为,丰巢开始进行用户收费,其背后更和顺丰系企业的发展情况息息相关。顺丰在2020年一季度的净利润下降28.16%;股价持续走低,市值目前2000亿元,相比2017年3000多亿元市值,蒸发了超过1000亿元;企业近期也收到了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惠誉的负面评级。

在杨达卿看来,评级看重短期营收的变量,顺丰在2019年拓展电商快递等,采取的价格策略牺牲了部分收益,但也实现了规模扩张。他指出,顺丰的挑战更来自市场竞争,通达系及百世快递的服务升级上行和京东物流、苏宁物流业务扩展,会对顺丰形成竞争压力。“顺丰基于物流与供应链服务的多元化探索处于战略调整期,需要的是战略忍耐,”他表示。

在超时收费规则面临较大的反弹情况下,杨达卿表示,最终市场买不买单,还是由消费者说了算,企业要意识到,在这一情形下双方寻求一个比较和平的解决路线,寻找最大公约数,才能把服务保持下去,“快递柜收费有其合理性,但也需要考虑用户需求,而当前快递柜普及率不足,对价格敏感性的客户仍然居多。 详情>>

为防垄断风险 法律人士提请总局审查丰巢并购案

近日,丰巢开曼拟收购中邮智递的消息,更是引发外界的反垄断担忧。

天风证券数据显示,丰巢与中邮智递是当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两家快递柜运营商。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占比约44%,中邮速递占比约25%。若这起收购达成,丰巢市场份额将接近七成。

5月13日,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王维维、金顺海和顾问杨帆,实名提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对丰巢与中邮智递的股权重组涉经营者集中的情况进行审查。

那么丰巢具有垄断地位吗?事实上,在国内的反垄断执法实践中,要认定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垄断行为,需要经过复杂的论证,一个基本前提是明确相关市场。

王维维告诉南都记者,在国家统计局分类下,智能快递柜属于“物品(包裹)类快递业务”,这一类目涵盖了智能快递柜、快递驿站、提供快递代收服务的超市以及快递企业。从需求替代的角度看,快递柜能否构成一个独立的相关市场有待论证。

来源:南方都市报(nd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