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翼装飞行遇难女大学生最后一跳画面曝光

原标题:异常骤降数百米!翼装飞行遇难女大学生最后一跳画面曝光

5月18日,女翼装飞行员遗体被找到,19日,她从直升机上最后一跳飞行的画面也随之公布。

微信图片_20200519151943

5月12号上午11点19分左右,天气晴朗,载有两名翼装飞行员的直升机抵达天门山后山上空高度为2500米的既定位置,做好起跳准备后,女翼装飞行员一跃而下,开始按设定路线进行高空翼装飞行,摄影师随后跳出,跟随飞行。

在平稳飞行了19秒后,摄影师发现女翼装飞行员的飞行路线明显偏离,飞行高度有所下降,两人正快速向天门山台型主山体方向飞行,摄影师判断女飞行员可能无法正常通过山顶上空,立即挥手示意女翼装飞行员开伞,自身飞行高度也出现下降,随即摄影师也调整飞行姿态,偏离原定路线向右侧飞行,低于原路线高度绕过山体,安全返回降落点。

摄影师在无法继续跟随飞行的瞬间,仅来得及向侧下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女翼装飞行员已经以非正常飞行姿态急剧下降数百米,随后脱离摄影师视线和可拍摄范围。

据了解,这名女翼装飞行员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遇难翼装飞行员降落伞未打开系北京某高校大四学生

据张家界永定区委宣传部介绍,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时,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

事发后,张家界市立即组织多方力量共同搜救,但因失联翼装飞行员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天张家界持续降雨,山区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复杂陡峭,给搜救带来极大困难。张家界市永定区应急管理局也表示,事发当天已成立专项工作组,持续组织救援人员搜救。经过核实,这名失联的翼装飞行员是北京某高校的大四学生。

微信图片_20200519152007

5月18日上午,搜救队伍在搜寻过程中接到天门山镇村民报告,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发现疑似失联者。得知情况后,搜救队伍立即赶赴现场,经过现场核实,确定为5月12日上午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失联者降落伞未打开。遗体发现地点海拔高度约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起跳的位置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

微信图片_20200519152011

发现遗体的村民曾先生此前对媒体表示,天门山附近悬崖陡峭、树林茂密,前几天下雨能见度很低,他们几位当地村民也得相互帮助才能爬上峭壁,在树林里走了三个多小时后,终于找到了小刘(化名)的遗体。

“昨天和今天(18日)天气比较好,幸好我们把她找到了,她在张家界失联我们有能力有义务把她找回来。我是住在这附近的人,我们对这边算是比较了解,昨天我有空我就找了一天,那边都找完了没找到,我今天就邀了我两三个朋友就往这边来,因为这边比较陡,我们都是几个人相互帮衬着爬上来的,茂密的树林里(走了)三个多小时。”曾先生说。

据了解,5月12日飞行前,小刘和队友已经对天门山现场做了多次试跳并成功着陆在山脚的停车场,意外发生在最后一次翼装飞行正式拍摄时。小刘的队友告诉媒体,她在飞行过程中,遇到云层遮蔽视线后偏离了计划航线,离开拍摄范围后失联。

微信图片_20200519152017

5月12日,小刘(化名)在社交平台发了一张天门山试跳的照片。

生前曾发文自述经历“为自己而活,不后悔

据封面新闻,小刘(化名)2019年4月25日曾在社交平台发布过一条视频,讲述自己作为一名运动爱好者的极限历程:

18岁,小刘开始学单板滑雪,她摔过很多,摔得很痛,但为了滑雪,她在崇礼住了半年,赶着第一趟缆车上山,迎着夕阳结束。

19岁,小刘在巴厘岛学水肺潜水,她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背着潜水器材下水的那种紧张和刺激,后来她考了ow和aow,走走逛逛去了很多国家。

20岁,小刘决定去学自由潜和冲浪,在海边住了几个月,风大的时候冲浪,风小的时候潜水,偶尔跟朋友出海打鱼,现烤现吃,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同时考完了aida四星。

21岁,小刘开始学风洞,跳伞,考完了a license的认证,也完成了自己的二百次独立跳伞。

22岁,小刘开始学翼装,参加了全国风洞锦标赛并拿到了第三名,从此她开始过上俄罗斯和迪拜跳伞基地两点一线的生活。

在视频最后,她乐观地说,“我为自己而活,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我会坚持我选择的路。”

翼装飞行:死亡率曾达30%

什么是翼装飞行?运动员从高处(比如山谷、高楼、大桥、飞机等等)跳下后,借助身上穿戴的翼膜结构的翼装进行滑翔,飞行过程中运动员需要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进行无动力的空中飞行,其下落最大速度每小时50公里,前进速度可达每小时200公里以上(最高时速289公里/小时)。直至达到安全极限高度(跳伞高度越低越危险),运动员才打开降落伞着陆。

“背死跳”,这是翼装飞行的另一个称呼,由于挑战者飞行高度有限,用于调整姿势和打开降落伞的时间仓促,飞行的危险性和难度极大,此外,滑翔过程中撞上悬崖山峦等障碍物也异常危险。因此翼装飞行是一个属于勇敢者的游戏,稍有不慎,就会给运动员造成生命危险。

有资料显示,该项运动初期,死亡率一度达到30%。甚至连翼装服饰的创始人都在1998年的一次飞行中因失误而摔死。

不过被称为“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的张树鹏说:“翼装飞行运动在发展初期死亡率达到30%,但随着这项运动的发展,包括装备的迭代升级,技术规范不断完善,安全性在不断提高。依然使用这一数据来说明翼装飞行的风险并不客观准确。”2019年,张树鹏和几名国外翼装飞行运动员一起做了严谨的数据统计,结果显示,全世界翼装飞行运动的事故率在千分之五左右。

业内对学习翼装飞行的规定也特别严苛。美国跳伞协会规定,学习翼装飞行前,必须要有200次以上的高空跳伞经历,还需要通过安全课程和理论考试测评。

此次事故发生地张家界天门山,因山峰奇绝险峻,成为全球最吸引翼装飞行运动员的胜地之一。不过,此前已有多位飞行运动员在天门山出事。

2013年10月8日,有着六年跳伞经验的匈牙利翼装选手维克多·科瓦茨身着橘黄色翼装跃向天空,几十秒后,他的身影在张家界天门山盘山公路第84道弯处附近消失不见。第二天,历经十几个小时的深山搜寻,沿着绝壁攀岩而下的救援队员找到了维克多·科瓦茨的遗体。

2017年1月,被称为加拿大“翼装侠”的格雷厄姆·迪金森因独自在天门山东线玻璃栈道进行翼装飞行训练时摔亡。

来源:北京日报(ID:Beijing_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