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侠客岛:蓄意报复社会者,一个都不能宽恕

原标题:[岛叔说]蓄意报复社会者,一个都不能宽恕

昨天(12日),安顺公安发出通报:令全社会震惊的“安顺公交车坠湖”事件,系犯罪嫌疑人也就是司机张某钢蓄意所为。

据安顺警方通报,事发当天上午,张某钢来到其所承租的自管公房处,看到房屋将被拆除;稍晚,拨打政务服务热线,对所承租公房被拆、申请公租房未获得表示不满。

之后,他准备了酒,提前换班。他的报复念头,让20多条无辜的生命葬身湖底。

有人认为,不说“情有可原”,也是“事出有因”。但我们必须要说,无论是什么样的“一念之起”,都不应成为恶性反社会犯罪的理由和借口;在蓄意杀人、报复社会这件事上,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被当作借口,否则这个社会将会崩塌。

安顺市公安局通报(图源:安顺发布) 

安顺市公安局通报(图源:安顺发布)

一  

看了通报,很多人出离愤怒。

由于报复社会的“因”,选择21人死亡、15人受伤的“果”,这已不仅仅是反社会所能概括;某种程度上讲,因一己之私,以同胞手足之命陪葬,是对人类文明进程的公然叫板。

人已非人,又何异于兽?

事发至今,有人以“弱者”之由为张某钢开脱,有人因“拆迁纠纷、家庭变故”而要“振臂一呼”、对杀人者抱“同情之理解”。

对于张某钢生前境遇,我们可以讨论同类事件弥补和改进的空间;至于他“挥刀向更弱者”的行为,绝无哪怕亿万分之一的辩驳空间。无论存活于世是何等艰难、生活如何失意,都不构成向完全无关、无辜的弱势群体施暴的理由。

近年来,持刀乱砍、开车乱撞等报复社会案件令人震惊。如果一个人的不满或者一个社会问题的出现就足以充当犯罪的理由,那么寻常路人、寻常家庭血淋淋的生命之殇又该由谁来承受?

如果每人都持“我过不好,你们也别想过好”的思维模式,那么,除了人人自危,社会哪还有半点光亮、前途可言?

况且,这类事件的受害方,往往是学校里的孩子、医院的医护人员等手无寸铁者。如果事事都为凶手着想,谁来为受害者着想?难道受害者的命不是命?

在防不胜防的突发事件之后,我们必须坚定地站在同一底线上——以法律和舆论为所有报复社会者筑牢铁锁,一个都不宽恕。

消防人员开展搜救工作(图源:贵州消防) 

消防人员开展搜救工作(图源:贵州消防)

与防范同步,全社会也应再度反思:如何真正疏解社会“戾气”、开启应对失范行为的社会安全阀。

过去20年来,中国城市化率快速增长,当前城市化率更是超过60%。两年前,岛叔在评论一个类似的反社会犯罪案件时说过,城市化一方面让更多人享受到现代生活的便利,另一方面也制造了都市孤独症;由于城市生活环境复杂,“冷漠”成了城市人的自我保护机制。

人人自我保护之下,反社会人群悄然出没。他们是自由的,却自我隔绝于社会,隐匿在各个角落,不属于任一社区、家庭,只属于他们自己。

这类人一旦遭遇失败,便会将个体的不幸归咎于社会,而现代社会恰恰又是抽象的,个性化的伤害目标便由普罗大众来取代。

反社会是现代社会自身的产物,而国家权力(尤其是国家的暴力机器)则是保卫社会的根基。中国既往的社会安全系统有两个重要特征,今天我们或能从中得到启发——

其一是惩教结合。惩戒是教育的前提,教育是惩戒的目的,对一个常态社会而言,只有假设所有人都是“可教育”的,社会才能保持秩序又不失活力;

其二是专群结合。社会安全阀的建立不能仅靠专门机关,还应依靠整个社会。在国家动用暴力机器清除反社会因素的同时,修复社会、发挥“社区矫正制度”作用同样不容小觑。

反社会人群需要被安置,却又不可完全隔绝,本质上仍需“社会”监控、惩教结合、权力兜底。国家、基层、社区、群众性组织等诸方面在“保卫社会”时的融合与平衡,也仍需长期协调。

但无论如何,社会是必须保卫的。这是我们的共同体,也是每个人赖以生存的空间。

来源:侠客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