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北上台风有何特别之处?东北缘何遭“三连击”?

从8月27日起,我国东北地区先后受到今年第8号台风“巴威”、第9号台风“美莎克”和第10号台风“海神”侵袭,半个月内遭受台风“三连击”,历史罕见。为何汛期作为南方常客的台风今年如此“青睐”东北?让我们一起探寻,看看北上台风有何特别之处。

专家顾问:

中国气象局台风与海洋气象预报中心高级工程师 

聂高臻中央气象台高级工程师 周冠博

台风北上需要什么条件?

首先我们来复盘一下,今年夏天台风都呈现出哪些特点。

截至目前,今年共生成10个台风,其中有4个登陆我国,较常年同期偏少。整个6月仅第2号台风“鹦鹉”登陆我国,在经历1949年以来首次“空台”的7月后,8月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以下简称副高)开始北抬东退。当这个长期盘踞的副高松动后,8月至今,西北太平洋和南海海域就陆续生成8个台风,其中有3个登陆我国,较常年明显偏多,台风活跃的阶段性特征突出。其中,第4号台风“黑格比”趁副高东退势力松散之时,依靠积蓄的力量,打开一条北行通道,成为今年第一个北上的台风。随后,第5号台风“蔷薇”也沿路北上,进入高纬度地区,虽然它并未对我国产生较大影响,但连续两个北上台风给大气环流带来扰动,如同掷入水面的石子,酝酿发酵后,为“巴威”等三个台风的到来“营造氛围”。

那么,最终是什么样的成熟条件促使半个月内三个台风北上影响东北地区?

聂高臻表示:

“大尺度环流系统——副高拥有决定台风生成和移动方向的重要‘话语权’。”

如果把台风比喻为锅内煮沸的水,那么副高内部的下沉气流就如同一个高压锅盖,抑制着台风生成,同时副高的顺时针环流又会引导台风沿其边缘行走。因此,当副高势力减弱,位置向北抬升、向东退去,之前被“高压锅盖”压制的地方,水汽会迅速“翻滚”生成台风,并呈现沿着副高西侧行走、适时北上的趋势。而能否开辟出一条北上通道,并一路奔袭至东北,就要看台风是否有维持本身强度的内在实力,以及大尺度环流系统等引导北上的外在条件。其中,高海温、充足的水汽输送、高空出流等因素,可以为台风维持强度提供充足“动力”;副高形态经向度大,西风槽的强烈发展、东北切断冷涡等系统引导,决定了台风北上的移动路径。

所以在台风“巴威”“美莎克”“海神”的内在实力和外在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北上之行就正式开启。

北上台风将经历些什么?

北上之行,长路漫漫。台风“巴威”“美莎克”和“海神”生成后从海上一路向北,经朝鲜半岛进入东北地区。

2020年第8号台风“巴威”、第9号台风“美莎克”和第10号台风“海神”都是一路向北的路径。

2020年第8号台风“巴威”、第9号台风“美莎克”和第10号台风“海神”都是一路向北的路径。

“3个台风连续以相似路径进入东北,实属罕见。”聂高臻说,由于副高和东北冷涡组成的经向型环流,在这一时期保持了相对稳定的状态,使得3个台风都受其引导沿着如同经度线一样“笔直”的相似路径北上。

“总体而言,台风北上时的大气环流形势相对稳定,路径变数不大,强度逐渐减弱,后期有变性为温带气旋的可能,风雨影响不确定性高,预报难度大。” 聂高臻说,台风一路从中低纬度地区行至高纬度地区,会受到更多天气系统的影响。以台风“巴威”为例,在其一路北上的过程中,不断有干空气卷入其环流,强度发展受到不利影响,这是北上台风常见的情况。随着台风所在纬度不断升高,海面热力条件转差,北方干冷空气势力逐渐走强,台风强度逐步减弱,“海神”“美莎克”也呈现出这种特点。但风雨影响却有另一番变化。台风“美莎克”进入高纬度地区后,与冷空气结合,变性为温带气旋,影响范围更广,并带来更强的降雨和局地瞬时大风。

今年第9号台风“美莎克”卫星监测图像。今年

第9号台风“美莎克”卫星监测图像。

台风本身是一个暖心结构的热带气旋,比周围环境的温度高,当冷空气入侵后改变了原有的热力学结构,逐渐转变为温带气旋。在入侵初期,暖湿空气遇上冷空气,台风的能量得到大规模释放,造成强降水和大风天气。当台风转换成为温带气旋后,防范工作不可就此放松。温带气旋的直径平均为1000公里,小至几百公里,大的可达3000公里以上,风雨强度依然不小,影响范围更大,是影响中高纬度地区的重要天气系统之一。

“二手”台风也不容小觑

聂高臻表示:

“从历史数据看,平均每年影响我国东北地区的台风约1.2个,但今年短短半个月时间内‘三连击’,时间之短、数量之多也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一次。”

据统计,1949年至2019年共有492个台风登陆我国,其中广东登陆192个,是台风最爱光顾的地方。相比较而言,1949年至今,有13个台风(包括热带气旋)登陆东北地区,且登陆地点都在辽宁。但是如果算上从陆地移入东北的台风,则要多很多,有30个左右。不过千万不要小看这些从其他地方登陆的“二手货”,其风雨影响依然不容小觑。 一方面,台风影响区域不局限在登陆点,台风环流云系可延伸几百至上千公里,影响甚广;台风风雨影响会出现不对称性,强风骤雨会集中在某一侧;即便距离台风中心比较远的区域,也可能出现气象学上的台风远距离暴雨。另一方面,台风变为温带气旋后,不仅变性过程中的阶段性风雨强度更大,而且其内部不均衡的风雨分布也会带来局地强风雨,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居民生活和经济社会平稳运行。

9月3日,台风“美莎克”过境吉林,带来了强风雨,吉林珲春一房屋屋顶被风掀翻。

9月 3日,台风“美莎克”过境吉林,带来了强风雨,吉林珲春一房屋屋顶被风掀翻。

在过去的十几天里,台风“巴威”“美莎克”先后影响东北地区,其中“美莎克”影响范围最广、风雨最强度大。吉林、黑龙江、内蒙古东北部、辽宁部分地区普遍出现7~8级大风,部分地区9~11级;吉林、黑龙江有49个国家级观测站的日降雨量突破9月历史极值。目前,东北地区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1倍以上,黑龙江南部、吉林中西部偏多4倍以上。台风“海神”9月8日进入我国吉林省和黑龙江省境内,风雨影响与前期高度叠加。

作为我国粮食主产区之一,东北地区的多种秋收作物正处于产量形成关键期。台风防御工作不能仅聚焦于登陆点的风雨强度,还要客观评价台风灾害风险,综合考量致灾影响,协助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采取适当防范措施,全面拉紧防灾减灾救灾链条。

来源:中国气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