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股汇双挫 香港成“中鳄对撼”战场

新年伊始的人民币“官鳄对撼”吸引全球注目之际,港元兑美元亦不断贬值,去到接近5年低位,而港股蓝筹市值在短短两星期内已经跌逾10%,市场估计有投资者沽货离场套现,再把资金由港元改为投资美元资产。美国经济向好和美元转强,资金撤离全球新兴市场,香港也不能幸免。

踏进2016年,本港虽然没有出现如内地股市熔断风波和人民币挟息撼沽空的戏剧性场面,但是同样股汇双挫。

港股红盘低开,10个交易天有8天下跌,恒生指数累积已经跌了接近2400点,跌破二万点心理关口。

汇价方面,港元前日兑美元创下沙士以来最大跌幅之后,昨日进一步下跌,两天累跌0.5%,是29年来的最大两天跌幅,价钱去到接近5年低位。昨日1美元可以兑7.79港元,逼近联系汇率定下的7.8港元水平。

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大鳄狙击联汇,在香港激发惊心动魄的“官鳄大战”后,金融管理局微调机制,容许美元兑港元可以在7.75至7.85的区间上落,待汇价触及这两个水平,才会入市买卖美元干预。

撤资形成加息压力

早前国际投资者看好中国市场,香港连带受惠,大量资金涌来香港,触动港汇强方兑换保证,金管局频沽港元买美元来压汇价以免过分偏离联汇基准,本港银行体系累积了三千多亿港元结余,资金泛滥,银行得以长期保持超低息口,大减市民借钱供楼成本,是近年楼价飞涨的其中一个因素。

这个趋势近来却开始逆转,多了投资者沽港元,只要港元再跌多一点,兑美元就会由强方转成弱方。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昨日指出,之前有不少资金流入香港,很自然有很多资金会在某一时期流出,是在正常预期之内,港府会密切留意。

如果资金持续流出,银行体系结余持续减少,不再如以往“水浸”,推高同业间拆借息率成本,就会产生增加存贷息率的压力,影响做生意和供楼成本。美国加息传了多年,到最后落实时,大家都已有心理准备。由于美国联邦储备局最新评估,当地经济温和复苏,故此预计加息步伐比较缓慢,只要港汇有序回落,大家有大量时间部署适应,减轻对金融市场和经济打击。

不过,亚洲金融风暴的经验却显示,市场未必会平和调整。大鳄利用金融和经济薄弱环节,营造恐慌情绪沽空图利,加剧市场波动,甚至可能激发金融危机,藉此饱食远颺,遗下民不聊生的烂摊子待当地收拾。

做好应变稳定市场

当年本港吃尽苦头,痛定思痛而作出种种改革,降低大鳄冲击的机会,加强抵御冲击的能力。不过,大鳄会因应新环境而推出新招数,而影响本港金融和经济最大的新元素,就是中国内地。

新年以来内地股汇市场的波动,有大鳄利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及容许人民币贬值的消息,进行沽空炒作的身影。当初因为看好中国市场而流入香港的资金,不少是藉香港股市投资中国概念股份,现在大鳄唱淡中国部署撤离,香港成为其中一个重要战场。

近日恒指主要是受到国企拖累下跌,国企指数跌幅尤大;香港又是人民币业务最大离岸市场,内地收紧放贷,大幅挟高人民币息口,带大鳄面对高昂的借货沽空成本而知难而退,主要就在香港市场操作。

早前的人民币“官鳄对撼”,官方小胜一仗,但是大鳄是否就此收手,现阶段并不明朗。散户投资者自然要谨慎非常,政府更要为稳定市场做好应变部署。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香港 战场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