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警惕暴力升级 防蹈欧日覆辙

旺角花墟昨晨有人纵火烧毁数十个垃圾桶,波及附近康乐文化事务署建筑物,似是年初一骚乱的余波。更令人担心的,是打从占领运动以来滋生和扩展的一些鼓吹暴力改革理念的组织,采用的策略和手段不断升级,令本来崇尚法治的社会逐渐变质。警方成立委员会检讨旺角骚乱,须作通盘考虑,前瞻暴力行动未来可能的演变,做好防范和应变部署。

占领运动最大的遗害,不是运动期间形成的市民不便、社会对立气氛和经济损失,而是合理化甚且浪漫化违法抗争的意识,熏陶了一批对现状不满的年轻心灵。他们对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传统价值嗤之以鼻,打开了暴力抗争的魔盒。

这些人当中,有的抱着满腔热血理想投身“革命”,有的则是藉正义之名去宣泄自己对社会的不满和破坏倾向。由于他们的部分理想诉求,例如争取民主等,与不少泛民政党和其他和平争取民主的组织一致,泛民组织就算不认同暴力主张,却没有大张挞伐,箇中原因,包括害怕受狙击和争取年轻人选票的考虑。

激进运动衍生恐怖主义

激进运动的发展都有一个大致相近的“变质”规律。六、七十年代学运席卷全球,香港部分泛民人士都曾卷入此洪流,当年本港的民间运动朝着坚持非暴力的方向发展,由小撮先行者的理想坚持,发展到大部分市民支持和参与,连百万人游行都不出乱子,港人引以为傲。但占领运动打着“公民抗命”的旗号,渐演变为激烈违法抗争行动,到后期更出现持续肢体冲突,成为今次骚乱的前奏。

当年欧洲和日本等地也有近似的发展,大规模学运、民运、工运形成庞大的反建制浪潮,提供了各式各样“革命”思潮吸纳信徒的土壤,部分更将激进程度升级,成为暴力组织,并在这种土壤中生根茁壮。

这些在激情澎湃民运中滋生的暴力组织,最后更采取了恐怖主义手段冲击建制,最著名的包括德国红军(发展到抢劫银行和放置炸弹杀人)、意大利的赤旅(发展到绑架和处决当时的总理莫罗),还有日本赤军(进行了多宗抢劫、绑架以至劫机事件)。他们都有一些非常“伟大”的理念,来把自己的暴力行为合理化。

打好意识形态攻防战

今天本港的占领运动,在泛民“碎片化”、无力以和平抗争统合不满建制者的情况下,亦出现了一些倡议以暴力行动对抗当权者的群体和组织,无论是旺角“鸠呜”行动、名为反水货实际针对内地旅客的冲突、或者包围没有表态拉布的泛民议员,都由他们担任主角,或者有他们的影子。

他们会否发展到如赤军和赤旅那样恐怖,现时言之尚早,但是这些组织成员由初期的简单肢体冲撞,到最近的掷砖放火殴警,暴力程度升级已昭然可见,下一步不排除朝上述方向发展,港人须提高警惕。

欧洲和日本的发展经验,是激进组织的暴力程度愈升级,群众基础就愈来愈薄弱,但是偏激分子会变本加厉,直至最后被瓦解,当中经历过耸人听闻的血腥过程。

警方应参考欧日的经验,为可能升级的暴力行动做好防范,政府要打好意识形态攻防战,消弭这些组织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政党和社运组织更须挥慧剑与这些组织切割,毫不含糊批评他们的错误路线,谴责他们的暴力行为,避免本港重蹈欧日的覆辙。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旺角 暴乱 星岛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