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暴雨停课应按科学准则

“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这几句伴着不少港人成长的《读书郎》歌词,套在今天社会却似乎少了人受落,至少昨天全港多区暴雨水浸,即引起部分教育团体质疑当局为甚么不停课。

天文台在昨日早上六时半发出黄色暴雨警告,到中午除下。雨势最大是在上午七时至八时,广泛地区录得超过四十毫米的雨量,多处地区水浸。正值学生出门上学时间,不少学生如“落汤鸡”般回到学校,由于交通挤塞,不少师生迟到,更有保母车因水浸抛锚,而劳烦消防员把小学生抱出车外,情况相当狼狈。

学校变通 保学生健康

天文台和教育局的一贯安排,是当广泛地区每小时雨量持续超过三十毫米时,发出黄雨警告,学生须照常上学,到超过五十毫米发出红雨警告时,才须停课。昨日元朗、屯门、大埔每小时雨量一度超过五十毫米。有教育团体因此质疑天文台为甚么不发红雨警告,让学校停课;另有教育团体则认为,教育局可以视乎情况,有需要时宣布某些地区的学校停课。

大雨天上学确是比较狼狈;不过,当局决定是否天雨停课,不应该以狼狈和麻烦为准则,而应基于学生健康和安全。昨日雨势并非大到威胁学生性命,交通挤塞未导致完全瘫痪和混乱,最大问题是学生一身湿透回校可能损害健康,而这问题是可以透过学校应变来解决,例如有学校常年存储后备校服供学生更换,有学校容许学生暂且赤脚上课让鞋袜吹干,这些保护学生的应有变通能力,是教育专业的基本要求。

至于考虑让局部地区学校停课,现在唯一的具体指引,只涉及北区水浸,原因是北区独特地势,水浸往往比其他地区严重和广泛,一些村落曾经要消防员出动橡皮艇救人。

改善预警 助家长准备

至于其余地区,如果要因应个别地区的雨势来作出是否停课的决定,首先要有较精密的分区雨势分析和预测,而且本港有大量学生是跨区上学,一区停课,区内居住却跨区就读的学生,是否也应该获豁免上学呢,到时恐怕有一大堆混乱问题要应付。

天文台发出黄、红、黑暴雨警告,有其客观科学根据,不宜为了部分家长、学生和教师觉得麻烦而偏离准则,勉强迁就,愈多主观调节反而会产生愈多争拗。不过,天文台与教育局仍然可以有一套更紧密机制,例如更精细的分区雨量预警,让家长为子女上学做好安排,避免意外和保障健康。

《读书郎》歌词产生的年代,教育并不普及,歌词反映了对教育机会的珍惜。今天大家把接受教育的机会视为理所当然,对上学反而不那么珍惜,而在安全情况下,不怕麻烦,顶着风雨上学,是非常有意义的逆境智商培养。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暴雨 准则 科学 应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