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遏止辱警 有助维护法治

《星岛日报》2月25日发表题为“遏止辱警 有助维护法治”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近四万名现役及退休警员和家属本周三召开大会撑七警,场面之大,群情之汹涌,比四十年前廉警风暴时的集会尤有过之,可说空前。由于警察是维持治安的重要力量,其不满情绪强烈至此,各方都必须正视。

与会者当晚还提出订立“辱警罪”,以保障执行职务的警员免受挑衅与侮辱,此议随即引起社会激烈争论,正反意见纷陈,但两方都是由政治立场出发,而没有设身处地考虑警察这几年的处境和压力,以及法治因而受到的危害。

激进派挑动掀辱警风潮

曾经有一段很长时间,没有人想过要订立“辱警罪”,因为挑衅与侮辱警员极少发生,就算是大型示威,例如八九年的百万人上街,群众都是和平表达意见,警员则尽力维持秩序,让游行顺利进行。但在五、六年前,因激进组织介入争地盘、树势力,上述关系开始变质,示威中冲突渐多,警察受到的挑衅与冲击也愈来愈激烈。

激进组织的惯常策略,是以冠冕堂皇诉求为借口,故意做出违法行为,包括捣乱会场、占据公共地方和冲击警察防线等,当警员执行职务维持秩序时,他们就以语言和肢体动作挑衅,甚至暗中动粗,直至对方逼不得已使用武力,就指斥警察“滥用暴力”,继而挑起追随者的“仇警”情绪,并在社会制造“警暴”的舆论。

在激进浪潮汹涌下,更多思想偏激人士以挑战警权来宣泄不满,辱骂警察成为了潮流,而且愈演愈烈。最突出例子,是二○一三年七月教师林慧思不满警方维持秩序的做法,在旺角街头以粗言恶语痛骂在场警员,过程被旁观者摄录上网,引起热烈议论。其后激进组织和一些泛民政党支持她的行为,不但没质疑她作为教师的操守,还反指警员不对,树立了“粗口骂警合理”的“榜样”。往后的一年,敌视警察的风气在社会蔓延,在示威游行中辱骂和冲撞警员的情况更趋激烈,几乎每次行动都剑拔弩张,七一游行亦成为了激进组织动员群众“斗警察”的战场。

到二○一四年的占领行动,对警员挑衅之粗暴达到高峰,示威者齐声以同一句“问候母亲”的粗语指骂警员的情况屡次发生,肢体冲撞就更不在话下,其后更演变为暴力冲击,以至街头暴动。

事情发展至此,辱警已不再是简单的侮辱行为,而是对法治和秩序的挑战,如果不加遏止,警察执法维持治安的权威将被削弱,违法者更肆无忌惮,变本加厉,法治防线早晚出现崩溃的危机。

警员尊严无保障影响执法

警员方面,如果长期受侮辱、冲撞,尊严不能得到保障,不但士气会低落,更甚是怀疑法律的公正性,对香港维持法治必有负面影响。

事实上,一些国家和地区早已订立“侮辱公职人员罪”,例如法国《刑法典》就订明侮辱公职人员可监禁六个月,而新加坡的《防止骚扰法》也将威吓和辱骂警员视为刑事行为,最多监禁一年。

有意见认为香港如订立“辱警罪”,会激化警员与市民对立关系,可能出现更多冲突。在一般情况下,这说法有其道理,但观乎近年的警民冲突事件,多是激进人士故意以辱警挑衅对方,藉此制造激烈冲突,如果有了“辱警罪”,法律反而可阻吓这类行为。所以,遏止辱警实有助维护法治,令警员与市民都多了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