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挑起暴动的人 须付更大代价

《星岛日报》3月18日发表题为“挑起暴动的人 须付更大代价”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三个参与去年大年初一旺角暴动的青年被判监三年,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代价。他们在这场由大年初一晚开始到年初二早上的暴动中,受鼓动变成“暴民”,结果身陷囹圄,前途尽毁;但那些挑起这场暴动的煽火者,却仍逍遥法外,他们才须负上最大责任,应受更严厉的法律制裁。

两个学生和一个获僱主求情赞扬勤奋上进的厨师,昨日在区域法院被判入狱三年,除受铁窗生涯之苦外,日后求学和事业发展都受打击。其中以优秀成绩入读香港大学教育学院,主修双学位课程的女被告,闻判时更潸然泪下。

他们的悲剧,引出了一个很值得社会深思的问题:三人当初作出这样的行为时,知道自己会付出这样沉重的代价吗?是甚么促使他们做出这样的盲目行为?

他们的代表律师求情时为其行为辩解,说他们是追求理想,不为私利。但是,法官在判词中明确指出:“暴力就是暴力”,对人和社会造成的伤害,不会因施暴者有着不同目的而有所改变。他们向警察投掷玻璃瓶等物件时,有没有想到警察也是血肉之躯?

发起占中者打开“魔盒”

要寻找暴动的祸源,应该追溯到占中之前。早在占领运动酝酿期间,一些发动者就不顾后果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提出以违法手段争取政治诉求,振振有词说那是合理的,甚至是充满英雄主义的浪漫行为。这道门一开,由此产生的“违法达义”意识,就不断朝激化的方向推进。

这种意识由“爱与和平”演化成“以武抗暴”,把暴力抗争合理化,同时把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员妖魔化和非人化成镇压机器,鼓动群众以警察为攻击目标。

在这种不断激化的意识推动下,占领运动到后期不再和平,其后更衍生出“鸠呜”以至暴动等以暴力挑战执法的行动。旺角暴动当晚,背后发动的人以小贩问题作导火线,在现场和网上散播扫荡小贩的假消息,鼓吹不知就里的人涌到现场“勇武”抗争。

参与暴动者中,很多人为了发泄不满,有人则如这宗案件的被告,为没有发生的虚幻事件来进行暴力抗争,而点火的正是幕后的煽动者。这些年轻人既没有清楚了解事实,没有想到行动对他人的伤害,也未知道这些行动要承受沉重的代价。

参与暴动者也是受害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既是施袭者,同时也是受鼓动而令自己最后陷狱的受害者。那些提倡“违法抗争”和挑起这场冲突的始作俑者,利用了年轻人的激情,却没有向他们说清楚行动的严重法律后果,实应对今次三人入狱负有不容推卸的道德责任。

警方在旺角暴动事件中,拘捕了九十人,其中五十七人已经完成或正在接受审讯。执法当局按照情节的严重性,把案件分流至裁判法院、区域法院和高等法院审理,昨日在区域法院宣判的案件,是至今判刑最重的一宗。

在过去的示威暴力事件,往往有人激起乱局后,就悄悄退场,遗下那些留在现场的人承受被捕和判罪的风险。无论是占领行动、旺角暴动还是其他暴力示威冲突,那些号召街头冲突的人,都需要付出比前线小卒更沉重的代价,才可以加强阻吓力和彰显社会公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