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向捐活肝救陌生人者致敬

《星岛日报》4月14日发表题为“向捐活肝救陌生人者致敬”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由于还差三个月才够十八岁而未能捐肝救母的孝顺女儿,感动了素昧平生的女文员,在其母亲九死一生之际出“肝”相助。如此慷慨救人性命,充分发挥圣经譬喻中“慈善撒玛利亚人”的精神,令人敬佩万分。

四十三岁的好妈妈邓桂思,两星期前急性病发入院,病情到上星期三急转直下,要入住玛丽医院深切治疗部,情况危殆。根据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简介,在深切治疗部等候肝脏移植者的死亡率高达九成,邓女士偏偏至今仍未等到尸肝,幸而在此危急关头,得到二十六岁的郑姓女文员,愿意捐出活肝救命。

由于活体移植手术风险高,用作移植的器官最好是由刚死去的人身上提出。不过,当病人危急而又没有适合的死尸器官供应,活人器官捐赠就成为唯一救命途径,捐赠者通常是近亲,除了亲情因素,对病人而言亦较为安全,原因是基因相近,病人身体排斥程度较低。

慨捐身内物 显人性光辉

邓桂思的长女虽然愿意捐肝救母,但是未够十八岁的法定认可捐赠器官年龄,欲救无从。香港人虽然以捐款慷慨见称,毕竟钱财身外物,要掏出自己活生生的“身内物”来拯救毫不相识的人,恐怕很少人能够做到。

虽然捐出部分肝脏后两、三个月肝脏即可长回原大,但是捐赠者要冒手术风险,胆囊永久被切除,身体留下长长的疤痕,而且在手术后至少一个半月不能工作,一年内不能饮酒和进服中药、补品和健康食品。

对郑小姐来说,向陌生人捐出自己的肝脏,对自己毫无得益,还要冒风险付代价,包括可能失去现时的文员工作。这种愿意牺牲自己来拯救别人生命的精神,有如沙士期间的医护人员,充分展现了人性光辉的一面。

女救母无从 法例应修订

无论最后手术是否成功,郑小姐已经成为香港人的骄傲。她的母亲同样值得称赞。现时有部分登记愿意死后捐出器官的人,死后受到遗属反对而未能成事,郑母支持女儿的善举,很值得愿捐器官者的亲属效法。

本港现时已经有约二十五万人登记愿意死后捐赠器官,但是仍有超过一百名病人等候捐肝或捐心,等候捐肾者更超过二千人。死者家属是否同意,对救人性命极其重要。

今次邓桂思等不到尸肝,本来女儿愿意捐肝救母,奈何法律规定要等她在三个月后年满十八岁才能够成事,毫无酌情余地。若非有陌生人愿意捐肝,而母亲就会在这三个月等待期间病逝,对这家人是多么大的遗憾。

现时法例对活人器官捐赠有严谨限制,主要目的是防止器官买卖和保障未成年人士。今次事件却显示在年龄限制方面,应该留有弹性空间,可以先由专家评估捐赠者是否适合,希望当局不要等闹出人命才修改法例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