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劳工福利谈判忌牺牲经济

《星岛日报》发表题为“劳工福利谈判忌牺牲经济”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今天五一劳动节,按照惯例,又会有不同工人组织举行各类活动,有的庆祝,有的示威,而预计在两个月内将有眉目取消强积金与长期服务金和遣散费对冲的安排,继续成为重点诉求。

在芸芸改善劳工福利的构思中,无论取消强积金对冲、制订标准工时、增加劳工假期与公众假期看齐等,都不宜单方硬来,最好是获得劳资双方取得共识,而目前政府推动最力的是取消强积金对冲。

候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任职政务司司长期间,曾经把解决强积金对冲问题列为现届政府余下日子要处理好的“三座大山”之一。她辞职后,没有人走茶凉,现届政府继续积极斡旋,咨询已完成,预计六月换届前提交具体建议。

撤强积金对冲 需要互让

政府为了促成劳资双方协议,愿意动用资金,进行取消对冲机制的过渡性补贴,商界希望政府增加注资之外,自己亦愿意增加供款,稍为缩短了与劳方的距离,就看劳方如何还价。

无论是取消强积金对冲,或者其他劳工福利议题的谈判,都需要劳资双方互谅互让,达成妥协,避免高压式强求单方让步。

对资方来说,要是寸土不让,不但会被劳方标签为剥削工人的“无良僱主”,更会加剧工人不满情况,发泄在工作上,会影响公司生产效率,发泄到社会中,会影响社会稳定,不利投资环境,同样会损害资方利益。

劳工方面,通常较容易得到社会同情,但是,如果过分倾向民粹主义,不肯作出任何妥协,虽然在民主社会中可能逼使政府推出较为倾向劳方的政策,但是当政策过犹不及地倾向劳方,可能要承受弄巧反拙的后果。

太福利倾斜 反不利就业

当大家比较西方国家劳工福利如何优于香港,同时要看这些国家的经济表现和就业情况,法国就是一个明显例子,工时短、福利多、解僱难。结果老板尽量减少聘用僱员,甚至放弃扩充业务,经济因投资意欲不强而增长缓慢,失业率逼近双位数,每四个年轻人就有一个无业。

当工人保障去到损害投资环境,经济下滑,反而形成工资难升,工作难找的情况。

香港人向来比较务实,现在取消强积金对冲只差“埋门一脚”,希望劳资双方能够达成共识,取得平衡双方利益的方案。这样不但可改善打工仔在这方面的福利,而且破解近年劳资双方就多个福利议题谈判“一事无成”的僵局,为日后谈判其他福利议题酝酿良好气氛。

现时一个甚为需要解决的劳工问题,是不少港人工时过长。当局在解决最低工资后,即把标准工时推上谈判桌;不过,标准工时牵涉的内容远比最低工资复杂,现在先解决强积金对冲,采用的是先易后难的策略。为了改善劳资关系和社会气氛,当局还可以先行处理增加法定劳工假期的诉求,继续为标时谈判营造良好环境。

责任编辑:皇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