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加班商拨款 早建体育园

《星岛日报》6月18日发表题为“加班商拨款 早建体育园”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立法会财务委员会龟速审批拨款,轮候中的申请项目堆积如山,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决定"让出"部分原定开大会的时段予财委会加开会议。即使如此,仍要看议员在启德体育园及东涌填海等较大争议的项目中是否拉布,才能够确定轮候中的其他项目得否在本会期通过,包括预定在新学年开始的五十亿元改善教育开支。

财委会讨论完港铁沙中线追加八亿元的拨款申请后,轮到启德体育园的三百亿拨款申请,已经有议员表明,会提出把计划中交由私人企业一条龙包办"设计、兴建、营运"方案,改为私企设计和建造后,交由政府营运。这个议题预计会引起一番争辩,关键在于辩论是正常进行,还是夹杂大大小小的拉布动作。

体育园拨款项目早前在财委会辖下的工务小组讨论阶段,政府作出了几项让步,包括修订计划,将原本向三个落标者提供"提案诱因",减至两家,涉及金额由最高一亿八千万元,降低至一亿二千万元;提高中标承办商须缴交的保证金,至相等于体育园三年营运开支的约十亿元;要成功投标财团的母公司作担保,如购买债券,确保营运商一旦提早离场,政府亦不会面对很大财政损失;成立监察委员会,并在项目落成后十年作中期检讨。

私企营运 效率远胜官僚

这些因应议员顾虑作出的让步,令拨款申请获得建制派支持提上财委会大会,相信最后会够票通过,只欠透过辩论过程就议员和公众的疑问作出交代,尤其是交由私企营运的问题。

政府计划项目会由中标者自负盈亏营运二十五年,政府可以从收入中分帐,外国亦有类似安排。当局根据顾问提供的数据,推算无论政府还是私企营运,都会由主场馆和室内体育馆的收入来补贴公众运动场的亏蚀,这三项设施如果交由政府营运,最初四年可赚一千二百万元,私企营运则可赚一亿二千六百万元,差别最大是主场馆收益。

公营还是私营的考虑,不止是康乐文化署官员是否懂得营运这类体育设施的问题,更是公营太多条条框框、被动又缺乏弹性的问题。单是园内食肆,私营即可弹性作出高档及大众化兼备的布局,胜于听"标"由命。

市民等上楼 学生等资助

况且这个大型设施不能像红馆和大球场般被动"招租",要主动拉客,私企凭其专业经验和人脉关系,在安排一流赛事和表演活动,以及推广宣传方面,效率都会比政府高,否则政府兴建邮轮码头后,也不会交由私企营运。

政府的角色,是就公众对私企营运可能牟暴利或者表现不济的关注,做好监察和应变机制。

这是审批体育园拨款合理触及的问题,需要经过正常讨论,议员宜避免在枝节或程序问题上纠缠不休。实际上,近年财委会每到会期结束前都要加班赶工,即使如此,去年仍然有拨款申请赶不及讨论而烂尾。体育园和东涌填海拨款如果无法在这个会期通过,将拖延六至九个月,体育园成本又会增加八至十二亿元,本来等待东涌填海区兴建公屋入住的基层市民又要等多至少半年,至于候任特首林郑月娥渴望在九月新学年即实施的五十亿元改善教育措施大计,包括改善教师待遇,以及资助学生读自资院校大学课程,就可能要延后一年。公屋轮候家庭和师生能否早日受惠,就看议员的表现了。

责任编辑:杨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