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培训贩管前线善用酌情权

《星岛日报》6月20日发表题为“培训贩管前线善用酌情权”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以执拾纸皮为生的七十五岁朱婆婆,因为有外佣以一元向她买几块纸皮,而被小贩管理队票控无牌贩卖。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昨日宣布,在征询律政司意见后,决定撤销检控。当局及时拆除了一个民怨炸弹,还需要做好后续工作,就是培训前线贩管人员如何“情理兼备”地执法。

食物及环境衞生署辖下贩管队执法,以往亦引发过一些风波,例如六年前在天后摆卖的“鸡蛋仔阿伯”,遭食环署十天三控,就激起社会强烈反应;不过,由于他摆档非法贩卖熟食证据确凿,最后向法庭认罪,被判罚七百八十元。事件闹大了,当局一查之下,还揭发他边领综援边摆档“秘捞”,控告他欺骗社会福利署。

小贩问题可爆政治炸弹

至于和朱婆婆一样获撤销检控的,则有十三年前在中区摆档的“白兰花阿伯”,这位当年七十九岁的伯伯与病妻靠伤残津贴和生果金过活,拒领综援,他被控后得到立法会议员帮助和市民支持,警方最后根据律政司指示,决定撤销检控。

今次朱婆婆亦得到区议员帮助及市民支持,区议员原准备在婆婆明天上法庭时,为她向法官求情,现在当局根据律政司指示撤控,皆大欢喜。

无论“民情汹涌”在今次撤控过程中扮演过甚么角色,单是以案论案,朱婆婆一元卖纸皮,检控她确是小题大做,浪费执法和司法人力物力,何况婆婆并非摆档叫卖,而是外佣主动提出买纸皮,相信是方便自己垫地而坐,贩管队员的表现,显得过分热心。

执法要“打老虎”同时“打苍蝇”,不能因为同情小贩际遇就“睁一眼闭一眼”,但是也要考虑实际情况,例如在本港经济不景期间,当局就曾经指引对无牌小贩宽松一点。如果执法扰民过甚,变成大众眼中的“苛政”,僵硬的处理只会触发政治炸弹。

清晰指引辅以基本判断

近年已有本土派政客利用小贩借题发挥,甚至旺角暴动都是虚构当局对付熟食小贩为借口,还美其名为“鱼蛋革命”。对于这些复杂政治因素和后果,前线贩管人员未必清楚了解,但是他们应该至少掌握到人情法理的分寸。

在“鸡蛋仔阿伯”事件后,高永文的前任周一岳曾向立法会表示,如果贩卖活动不在熙来攘往的地方进行,又不是卖熟食,贩管人员会“先警告,后执法”,对于年迈或残障的小贩,会视乎现场情况合理行使权力。

由此可见,当局是容许贩管人员对老弱伤残小贩可行使酌情权,至于具体界线如何,怎样避免酌情权成为贪污漏洞,管理层应该对前线员工作出清晰指引,不过前线员工亦应该运用基本的判断能力,避免再三出现令公众哗然的拘控个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