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刑事制裁工厦劏房保生命

《星岛日报》6月21日发表题为“刑事制裁工厦劏房保生命”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政府建议把出租工厂大厦单位作住宅用途刑事化,为了保障基层市民生命安全,这是走对了一步,收效如何则视乎执法和判罚宽紧,至于市区基层住屋问题的症结,仍然很难解决。

社区组织协会估计,现时住在工厦劏房者有四千户约一万人,工厦劏房十多年前已出现,住户多是单身、新移民、领综援人士等,他们觉得市区较易找到工作,工厦劏房租金又比私楼劏房廉宜。

至于工厦业主则觉得经营劏房比租给厂户回报高,尤其是一些旧型厂厦乏「厂」问津。工厦劏房在有供有求下,形成了一个逐渐膨胀的市场,甚至有新型工厦业主推出「优质」单位,吸引中产单身一族入住。

莫待死伤枕藉才行动

工厦不宜人居,众所周知,尤其是不少劏房是擅自改动间隔僭建而成,环境恶劣,更重要的是工厦是火警高危地区,不少仓库都储有易燃物品。本港过去发生过几宗工厦五级夺命火,而去年七月长沙湾昌发工厂大厦一场三级火中,与母亲及继父住在厂厦内劏房的一对年轻兄妹,吸入毒烟不适送院,没有住客丧生,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政府不宜等到发生死伤枕藉的惨剧,才煞住工厦劏房歪风。

目前法例针对这类单位的业主,皆从其改变单位用途及僭建等方面入手,屋宇署巡查后向其发出修正通知书,业主不遵从通知书才算触犯刑事罪,最高可判罚款和入狱一年,单位亦会被钉契。

钉契会影响楼宇买卖,不过对利用单位“长线投资”收租的业主无甚阻吓力。屋宇署又人手有限,巡查并不频密,业主有很大诱因一直出租劏房牟利,直至屋宇署发出通知,最后一刻才遵令,工厦劏房由此扫之不尽。

建议中的法例修改,是业主和二房东从出租一刻开始即犯刑事罪,甚至地产经纪穿针引线都可能犯上教唆罪,比现时要待罔顾屋宇署命令才定罪,阻吓力较大。

执法判罚须具阻吓力

新安排能否起到足够阻吓力,视乎屋宇署能否加强巡查,令这种做法无所遁形,以及法庭判罚轻重。如果罚款远远不及放租收入巨利,难免有人会继续铤而走险罔顾住客生命安全,把罚款计入营运成本。

法律规管工厦劏房,无论优质劣质,一视同仁,执法方面则应该优先针对环境恶劣和危险性高的旧型工厦劏房,一些残旧工厦连自动洒水系统设备都没有,失火容易酿成惨剧。

对于因为取缔行动而被逼迁的租客,他们当中未符合申请公屋资格者,可能要另觅租金较贵的私楼劏房。降低基层租金负担,要大增市区住宅供应,这却不是短期内可解决,但是,基于对生命安全的保障,就如当年取缔寮屋一样,工厦劏房须早日取缔,不容其习非成是继续膨胀,日后解决就更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