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加快旧楼重建 消除城市杀机

6月25日发表题为“加快旧楼重建 消除城市杀机”的文章,全文如下:

九龙红磡“花甲”唐楼塌露台翌日,港岛东区西湾河又有唐楼堕石屎檐篷伤人。七年前马头围道塌楼导致四死两伤的惨剧,令旧楼僭建、维修和安全问题备受关注,奈何改善步伐缓慢,至今仍然问题处处。

红磡机利士南路一幢唐楼露台僭建为劏房,凌晨倒塌,单位内睡牀半天吊,幸而没有人受伤。西湾河筲箕湾道一幢旧楼檐篷飞堕楼下巴士站,击伤一位候车长者。日久失修的唐楼,市区随处可见,危机四伏。

肇事红磡旧楼在一九五六年落成,屋宇署在二○○九年曾经对其发出修葺令,后来由政府代为修葺后向各业主追讨费用。到最近,发现二楼露台底部出现裂缝,屋宇署上月才发出劝喻信,未及行动即上演惊险场面。

这幢唐楼发生的问题,是全港不少旧楼的缩影。

其一是日久失修,即使楼宇破烂不堪兼有安全隐患,被屋宇署勒令维修,部分业主有心无力,又不团结,要由政府代劳再向各单位业主追讨修葺费用,当中延误不少时间。

清拆僭建叹极慢板

其二是僭建风行,唐楼单位面积较大,一些业主把大单位劏作几个小单位,出租给在市区工作的基层人士,每方呎租金收入可以媲美豪宅,本小利大,部分劏房单位僭建在露台,或者加建厨厕,令楼宇承重力大增,潜在倒塌风险。

其三是一些旧楼在收楼重建中途,小业主觉得居住时日无多,不值得维修,而收楼公司也没有兴趣改善单位居住环境,部分小业主则“吊起来卖”,令这种任由楼宇失修的状态旷日持久。

七年前红磡马头围道一幢旧楼“劏楼”式下塌,住客四死两伤,怵目惊心,成为本港这个先进富裕社会之耻。屋宇署当年进行全港旧楼清查,指全港有四千幢楼宇年龄超过五十年,当中以包括红磡在内的九龙城区最多,有三百二十幢需要紧急维修。至今七年,旧楼有增无已。

马头围道塌楼肇因,是地铺装修工程破坏结构梁柱,今次机利士南路塌露台,却是本身积久成疾。当局有针对高龄楼宇强制验楼验窗的措施,但是对于部分漠视当局指令的僭建单位,虽然未至束手无策,但是拖拉经年,令毛病愈来愈严重。

审计署在二○一五年发表报告,就批评当局执法不力,到一四年十月为止,有六万八千多份未获遵从的僭建清拆令,其中百分之一竟拖了十年至三十年都未执行。

保育重建双管齐下

要解决市区旧楼百病丛生的问题,除了执法,更积极的做法是保育或重建。

市区重建局部分保育工作,例如把湾仔茂萝街的“绿屋”发展成动漫基地,就为这列旧楼活化重生。不过,有保育价值的旧楼只属少数,而且资源投入不菲,能够广泛改善居住环境的做法,是拆卸重建。

市区一向有发展商收楼,作为投标官地以外的储地方式,以备重建牟利,发展商有其收楼重建的步伐和发展考虑,今次塌露台的红磡旧楼,据悉发展商已经收够八成业权,但仍未入禀法院申请强行拍卖来集齐余下业权。

至于作为重建主力的市区重建局,近年收楼进度并不理想,部分业主见楼价地价不断飙升而要求天价赔偿,甚至成为“钉子户”。最可惜是万安街和大角嘴道交界的旧楼,不少业主都要求市建局收楼,市建局最后仍然因为收不到足够业权而放弃。

当局宜研究加快市区重建步伐,强行收楼有违尊重私有产权的原则,但是,当旧楼失修情况威胁到公众生命安全,当局就须多谋良策,铲草除根,避免再发生塌楼惨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