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港须以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为目标

《星岛日报》6月30日发表题为“港须以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为目标”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国家主席习近平抵港,甫下飞机即简述此行三个目的,提出在谋划未来方面要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这是本港回归二十年来的主要发展路向,但在与内地融合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令中央忧虑的波折,也带来社会动荡,故中央近年多次强调要确保一国两制不走样。本港未来二十年以至更长远的岁月,都须以此为目标,作为政经等多方面发展的基础。

回归二十年来,本港与内地的关系及往来极速发展。这二十年来,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壮大和国际地位提升,全球对华关系,除了北韩等少数例外,都是愈趋紧密,形成习近平口中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香港在此洪流下,作为国家一个特别行政区,享受到近水楼台之利,与内地关系更是密不可分,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庞大推动力。

在改革开放初期,内地亟须引入资金和技术的年代,港商得以迁厂去珠三角一带,利用较低的土地和劳工成本持续经营壮大,到本世纪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广东省发展成“世界工厂”,港商作出的贡献换来丰硕的成果回报。

建利益共同体 缔造双赢

在这工业北移的过程中,本港亦调整了发展路向,走上金融及专业服务的高增值阶梯,加上与国际标准接轨的传统优势和法治信心,成为外资来华及中资走向世界的重要桥梁,而且得到中央信任,在国家逐步开放市场和金融改革的过程中担任试验场,因先行先试而“先得月”,包括透过两地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优先进入内地市场,享受减税待遇,以及透过股市和债券互通促进内地逐步开放金融市场,还成为全球最大的境外人民币服务中心。

随着内地二十年来的发展和转变,本港在国家和自身发展方面的角色亦不断调整,当年大家视深圳为“后花园”,后来视其为“加工区”,现在深圳跑在全国创新科技经济前端,本港和深圳的合作关系正蜕变到科技创新合作及融资。

这种蜕变不止发生在港深之间,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国家重点发展项目,还有一带一路,一个是区域性的发展布局,一个是国际性的推进策略,都为香港预留了位置,特别是在融资和专业服务方面的功能发挥。香港在中央支持下,最近成为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首个非主权国级别的成员,为日后一带一路融资角色铺路。

国家全球布局中 寻港定位

习近平说此行三个重点,其一是祝愿香港再创辉煌,其二是支持香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其三是谋划未来,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过往有人担心香港“被规划”而削弱高度自治,实际上中央在规划过程中并非“老子说了就算”,而是与本港一起沟通探索。香港作为国家甚至全球利益共同体的一环,在谋划将来时,不但视乎内部需要,还要放眼自己在全国以至全球的布局,透过协同效应扩阔发展空间,以一国两制为基础,在新时代中更上层楼。

社会上出现一些反对“被规划”的论述,背景就是部分人士存有“重两制而轻一国”甚至“否定一国”的心态,循此方向发展到极端,就是极少数人倡议的港独。一国两制能否“行稳致远”,很大程度视乎将来世代对国家的归属感,以及港人对“一国”原则的共识,这涉及政治、文化、教育多个范畴,对此香港有必要以前车为鉴,作出谋划,以有效方法达到此目标。

这对香港的未来至为重要,因为“一国两制”倘若动摇,任何发展都难以持续,只会逐步走向衰落。港人在欢庆回归二十周年的同时,应对此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