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油脂污港 须索偿阻吓

《星岛日报》8月8日发表题为“油脂污港 须索偿阻吓”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棕榈硬脂水路袭港,本港要封闭的泳滩昨日增加到十一个,包括旅游和市民畅泳胜地浅水湾,南丫岛绿海龟产卵地深湾更出现“白色奇景”。油污对生态的潜在破坏,比对泳客构成的不便更为严重,政府除了加紧清理,还须与内地改善通报机制,及研究向肇事货轮索取赔偿。

棕榈硬脂是由棕榈油提炼而成,根据内地向本港通报,珠江水域上星期四发生撞船意外,有九千吨的棕榈硬脂堕海,随水飘流至本港。南区和离岛的海滩首当其冲,由于水流关系,南丫岛海滩向来是海上垃圾和意外污染的重灾区,炎炎夏日扫了不少戏水人士的兴致,预计这些棕榈硬脂还会陆续飘来。

这是二○一二年夏天,台风吹倒一艘货轮上六个货柜箱一百五十公吨胶粒飘港以来,最大规模的海上污染。比起生物吸入胶粒后难以消化容易中毒窒息,今次可融解及食用的油脂,杀伤力较低,有市民还继续在受污染的泳滩戏水,不过不能低估油脂对生态的潜在损害。

泳客扫兴 养鱼户忧生计

环保组织已经表示,太多油脂黏上鱼腮或会使其窒息,而且油脂在阳光下融化分解,可能成为细菌温床,破坏水质,释出臭味,令海洋失衡,导致藻类急生而出现红潮,与鱼争氧,夺鱼之命。这阵子南丫一带的养鱼户,是天天望“海”打卦,期望渔获不致大受打击,影响生计。

此外,南丫岛深湾是濒危生物绿海龟每年游上海滩产卵之所,现时正值其产卵季节,最近地中海希腊小岛,曾经为此暂停对外交通几天来保护。要是油脂不散,甚至融在沙石之上,新生小龟黏脚难下水,容易被鹰狗等天敌吃掉,就算成功爬到海里也不容易游泳。

除了这两次意外引起的海洋污染,本港渔船亦曾在深海作业时看到内地船只非法倾倒垃圾,本港每年都检获逾万公吨海洋垃圾,甚至发现有针筒等医疗废物涌上本港泳滩。内地已加强对非法倾倒垃圾污染海洋的执法,港粤之间去年九月还协议成立两地海洋环境管理专题小组,并且在今年五月起试行互相通报警示系统。

及早通报 有利堵截清理

今次撞船事件发生后两天,内地通报本港可能有油脂飘来,如果能够早一点,本港可以有更充裕的时间准备堵截,减轻对泳滩和鱼排的影响。

本港现时要耗费额外公帑堵截和清理油脂,万一有鱼排出现养鱼集体死亡,又要向鱼户作出补偿。七年前英国石油公司深海钻油台爆炸,漏出五亿公升石油污染墨西哥湾,遭美国政府索偿,双方结果达成和解协议,英国石油公司要赔偿约一千六百亿港元。上次胶粒污染港海事件,港府成功向肇事船只有关方面索偿,今次亦宜与广东方面合作,向肇事者追究责任。

本港纳税人没有理由要为船只的过失“埋单”,此外,透过重罚和索偿来提高阻吓作用,令肇事者对意外所造成的损害有切肤之痛,将令业界加强航行安全,避免再有类似污染事件发生。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油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