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恶果已酿成 校园不能再放任

《星岛日报》9月9日发表题为“恶果已酿成 校园不能再放任”的评论文章,全文如下:

教育大学疑有学生张贴恭喜教育局副局长蔡若莲丧子的大字报,校方凭闭路电视录得的映像追查张贴者身分究办,是正常而合理的做法,学生会竟指这样会酿成"白色恐怖",难免予人包庇犯事者之感,进一步令市民为这些未来教师的质素慨叹。此外,城市大学昨晚又有人拟在校内贴"恭喜"标语,显示这类冷血行为,正于大专院校蔓延,过往大学校园放任自流的恶果,正陆续呈现。

学生会民主墙出现这大字报后,干事以内容带有人身攻击及侮辱而除下标语,证明学生会本身都认为张贴者做错。可是,学生会就追究张贴者责任的问题上,却令人觉得试图为他们的劣行开脱,而且把焦点转移到校方行动,是否侵犯学生会自治权和言论自由等问题。

今次举动反映张贴者基本人格有问题。社会对教师的道德要求比一般人高,原因是他们负责教育社会的下一代,否则政府也毋须设立教师操守议会等组织,进行教师道德规范。

无论今次张贴者身分是否教大学生,查出其身分予以追究,并要求其公开道歉,是最根本的要求。张贴者无论是现任还是未来老师,都须认错,其他准老师亦不宜作偏袒纵容的坏榜样。

罔顾是非黑白 损害大学

事件是非黑白本来很清楚,但学生会会长黎晓晴评论事件时,却避谈张贴者的行动是否正确,没有半句责备与批评,一方面声称学生要为自己的行动承担后果,另一方面却反对校方追查惩处,说法自相矛盾,甚至反过来指责校方欲打压自由。

学生会的逻辑,是大字报贴在学生会负责管理的民主墙,校方不应干预,要查就由学生会来查。他们回避了一个要点,就是今次事件影响整所大学,贴恶毒标语既自辱人格,也有辱校誉,其他同学、教职员和校友都受连累。因此大学追查是理所当然,而且校方依法有权,也有既定机制来查究,学生会抗拒校方调查,甚至指为"白色恐怖",于理于法皆不合。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不能够因为政治立场就获得优待宽免。试问,如果今次大字报恶毒攻击的对象是一位刚丧子的民主派或本土派人士,学生会会同样护短,反指校方压制自由吗?

滥用自由 须拨乱反正

这种以立场行先罔顾是非的现象,同时反映在前晚中文大学内地生张贴反港独海报的风波,当时学生会干事周竪峰用连串粗口骂对方是"支那人",民主墙上可以有撑港独大字报,却容不下反港独的大字报,充分反映这些激进学生在校园如何专横。

个别大学的校方过往一直采取放任态度,为免做"丑人",尽量不干预学生会的运作,但学生会纷纷被激进者垄断占据,形成独立王国,涉及违法和令社会哗然的道德争议随之愈来愈多,对学校众多其他持份者,包括其他教职员、学生、校友造成损害,恶果昭然可见。

这些学生今天仍然死霸学生会地盘不放,面对这情况,校方应该果断拨乱反正,加以规管,这不但有理可依,更不涉及言论自由,如不再这样做,大学环境将难以恢复正常。

任何人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就算匿名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校方查究,可以对一些人的恶劣言行产生阻吓力,这绝非妨碍言论自由,而是对滥用言论自由伤害他人的行为"落闸"。希望大学管理当局今次能改变过度宽松的政策,理直气壮处理同类事件,这样才可避免乱象变本加厉。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恶果 放任 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