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大学不能屈服于少数霸权

《星岛日报》发表题为“大学不能屈服于少数霸权”的社论文章,全文如下:

大学本是探求学问之地,最近却成为一小批学生大搞政治斗争的“革命战场”,更甚的是,他们占据了学生会的阵地,形成一个唯我独尊的“少数霸权”,以言论自由之名任意而为,凌驾于大学规则、核心价值甚至法律。校方虽有理在手,却未能理直气壮,对“少数霸权”忍气吞声,这样下去,校园秩序将荡然无存,迟早成为“三不管”地带,相信大学多数教职员、学生以至校友都不愿见到大学陷于如此境地。

近日中文大学校园多处出现香港独立的横额和标语,校方立即指此举违法,申明不赞成港独立场,并随即发信指令学生会将之拆除。学生会不但没有遵从要求,更联同几所大专院校学生会的代表,杀气腾腾突袭学生事务处,围攻该处处长和副校长,并以激进派的惯技使用扩音器“声大夹恶”压倒对方。大学高层在威吓之下,无奈表示暂不清拆横额。

“近亲繁殖”操控学生会

按制度,中大校方对整个校园有最高负责权,本可以拆除违反守则与法律的横额标语,但学生会认为场地由其管理,强烈抗拒校方干预,并摆出“准备一战”的架势,逼使校方屈服退让。令人疑惑的是,学生会凭甚么可凌驾校规法律?如果其权力是来自代表性,它究竟代表多少个同学?

根据月前中大学生会选举的数字,以本土派为主的内阁,得到二千一百多票当选。中大现时学生人数为二万五千多人,他们得票只占全校学生约百分之八。由于多数同学对参与学生会兴趣不大,加上校园政治化加剧,“非我族类”愈来愈却步,这种“小边热,大边冷”的状态,造就激进本土派能够长期把持学生会,他们以“近亲繁殖”方式,由一小批人互相交棒接任轮流玩,只要拿到约二千票就可将学生会变囊中物,成为自己的舞台,推动其“革命事业”。

他们拿着学生会的旗帜,有了权力在手,就变得愈来愈亢奋,也愈来愈出轨,最新例子是前会长周竪峰以连串粗语毒骂张贴“反港独”标语的内地学生,更侮辱对方是“支那人”、“滚回中国”。他更满口歪理说用“支那人”字眼无不妥,因中大创办人钱穆也同样抗共。周竪峰的恶劣言行在网上疯传,引起巨大回响,但中大校方至今仍未严正处理,他则继续自鸣得意,毫无收敛。

凌驾一切的民主极可怕

历史告诉我们,不受限制的自由,与凌驾一切的民主,都会演变成另类“白色恐怖”,高喊自由民主者形成的“少数霸权”,必令大多数其他人受害受苦。

中大与教大学生会等组织,便正走上这条路,如果校方屈服于他们的压力,继续退缩,不敢依法运用权力维持校园的秩序与道德规范,经过无数人多年努力建立的大学,将受到难以估量的损害。

新亚学院院长黄乃正昨日毅然站出来,严词斥责周竪峰的劣行,一些中大校董也致函中大校董会主席要求严肃处理“港独”事件,一些校友料也会发出不满声音,相信更多中大持份者将奋起呼应。为了大学的利益,大家期望中大校方“企硬”,敢于拨乱反正,对错误事不能再姑息。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霸权 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