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十大校长必须赢这场“战争”

香港十所大学校长上周罕有发表联署声明,表明不支持港独,并谴责学生滥用言论自由的行为。他们今次毅然站出来,是因为形势已十分严峻,如果校园的极端行动不受遏止,火势必愈烧愈烈,终至不可收拾。这场仗关乎大学和整体社会的利益,十大校长必须坚守阵地,绝不能输。

打政治仗本不是大学校长的专长,所以在酝酿联署声明的过程中,个别校长不想惹怒学生,怕引火上身,对参与联署颇感犹豫。但一些校长认为情况紧急,如果“港独”行动与族群仇恨不受控制,往后必酿更大冲突,故不能再采取暧昧态度。在这些校长的大力推动下,终于建成这条“联合战线”,共同进退。

学生会变质 以“斗争”为乐

大学学生会极端化非自今日始,当中有一个异化的过程。学生会最初的目的,是培养大学生的组织和管理能力,并为同学争取福利,例如改善宿舍与反对加学费等,后来受到外国学生运动的感染,学生会于七、八十年代热烈投身社会改革和关心国家大事,当年的反贪污行动,就促使政府成立廉署,铁腕铲除贪污。

随着近年激进浪潮与极端主义涌起,一小批学生脱离了改革社会、争取民主的正轨,不屑于搞脚踏实地的改良,而热衷于追求更激烈、更爆炸性的“斗争”,于是越踰了政府与社会可接受的底线,大张旗鼓鼓动香港独立,并煽起对内地同学的歧视和仇恨,蓄意制造激烈对立冲突。他们不顾政治风波对大学的负面影响,沉醉于“斗争”之乐,互相围炉取暖,形成单一的“垄断性群体”,把不同意见者排挤于外。

学生会因走向极端,愈行愈窄,群众基础其实很薄弱,但他们善用“杠杆”,以很少力量就可扩大声势,加上外界组织、政客、教授与传媒里应外合,对校方构成很大压力,在这“强权”之下,部分校长怯于威吓,不敢挺身而出。

极端行动如“病毒”损社会

学运可以是推动社会改革的力量,但如变质为极端运动,就会成为“病毒”,侵害社会的筋肌。科技大学前经济系主任雷鼎鸣就在一篇评论中指出,“有些人把精力用于搞斗争,正规的学习成绩通常不会很好,也不易搞懂真知灼见或社会所需求的专业知识……这些人众多的话,社会便渐渐缺乏人才,经济自会萎缩,财富短缺……内斗反而容易出现。”依此,学生激进抗争如持续扩大,不但大学校园永无宁日,校方被逼放下正事,整体社会也要承受沉重代价。

十所大学校长打这场仗,不仅是为了坚守校规与秩序,让大学回复正常,同时也是履行教育工作者应有的责任,对学生的错误及时矫正,导回正轨。早前哈佛大学十名获取录的学生,在社媒上载对少数族裔的侮辱言论,结果遭校方革除学籍,言论自由没法成为他们的护身符。十所大学校方也应勇于坚持原则,打赢这场“战争”。

(来源:星岛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校长 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