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泛民“两检”方案短视低效率

一地两检关注组由九十多个团体及个人组成,包括一些伞后组织和大学学生会等,泛民政党成员则以个人身分参加。关注组经过内部商讨及投票后,选出了“内地一地两检”方案,作为政府方案的代替品,并且致函约见官员公开比并方案优劣。

这封由关注组召集人陈淑庄发出的擂台挑战书,列出方案三大长处,其一是“具备政府方案的优点”,其二是毋须牴触《基本法》,避免司法争议,其三是西九总站空出来的口岸楼层可出租作商业用途,租务收益可补贴高铁营运。

抹杀政府方案最大优点

一地两检争议归根究柢在《基本法》有关限制内地法律在港实施的条文,不过,港府与中央已经在这方面取得默契,实施范围极小,而《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又掌握在全国人大手里,反对政府方案的人很难赢到官司,只好另辟蹊径,从营运的角度把这个预定在港实施的安排移到内地去。

虽然同是一地两检,在港进行与在内地进行,效益却有天壤之别。

在香港进行两检,乘客在内地任何车站都可以上车,一程到港,抵埗后才办理过关手续,而从香港出发亦可以一次过通关后抵达内地任何车站下车,把高铁的快捷方便效能发挥到尽。

如果转为在内地一地两检,资源上不可能每个车站都设有这个安排,在众多没有两检安排的车站上下车,中途都要下车过关,费时失事,是抹煞了政府方案的最大优点。

陈淑庄引用政府的初步数据,指通车初期预计长途客只有两成,故此认为八成搭客可以在广州或深圳的两、三个高铁站进行一地两检。这是距离和时间上双短视。受惠高铁最大的正是长途客,而长远来说,利用高铁来往广东省以外地方的人必会愈来愈多。就算广东省内,高铁经停地点也不限于广州和深圳,甚至远远超过。

重施故技扰乱公众耳目

至于把空出来的总站地方出租补贴车务营运,是本末倒置,增加高铁总站的“地产功能”而牺牲高铁车务便利和收益,没有计算清楚这样的安排会流失多少潜在乘客。

公民党副主席陈淑庄以个人身分担任关注组召集人,令人联想到八年前时任副主席黎广德抛出一个锦上路总站方案,来代替政府计划的西九总站方案,声称可节省建筑成本,却回避所涉及的收地赔偿,以及日后高铁未能直达市区而大降的营运及便民效益。

当年这个实际上不可行的替代方案,却也令社会沸扬讨论,连同其他因素,令争议持续升温,到立法会讨论高铁拨款时出现包围示威场面,政府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争取到拨款通过,付出相当大的民望代价。如今反对阵营重施故技,官员难掉以轻心。

(来源:星岛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低效 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