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交易大堂终结 创新巨轮不停

曾经是本港金融中心地标的港交所交易大堂,在电子交易成为压倒性大势后,历史任务终于结束,“大时代”场景成为陈迹,反映本港金融业须不断改革创新,并且培育与时并进掌握新技能的人才,才能够维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免遭时代巨轮淘汰。

一九八六年四月二日正式启用、位于中环交易广场的交易大堂,见证了本港股坛三十年的风风雨雨,包括八七股灾、金融风暴,同时成为历任国家领导人访港参观“胜地”,成为本港资本主义运作的标志,参观活动亦成为中央领导人支持两制的身体语言,而港交所亦享用了内地金融改革带来的庞大“近水”,今天内地企业已经成为港交所重要成分股,投资港股的内地资金比重逐步增加。

交易大堂见证了恒生指数由一千六百零三点升到今天二万八千四百点的流金岁月。可是,随着自动对盘系统的应用,以及电子交易的普遍,大家在办公室和家中,甚至在路上都可以买卖,大堂不复见“红衫仔”济济一堂的壮观场面,近年愈显冷清,到落幕前,每天只有约三十人在一列列空荡荡的计算机屏幕前操作。

金融科技发展不进则退

在这三十年间,内地亦发展了自己的交易市场,而且成交额比香港更大,又由于开步迟,一下子已经可以跳至全面无纸化交易。除了传统金融工具,内地在拥抱互联网金融科技的日常应用方面,亦抛离香港,当手机付帐还属于本港街市新鲜事物之际,内地早已盛行至三、四线城市的小商户,部分一线城市还出现“无现金商店”。

金融科技创新,包括投资工具、运作模式,是全球大势所趋,本港不能落后,政府和企业在积极推动创新时,亦要确保金融稳定、运作安全及保障私隐。世界各地发生过多宗个人资料遭大规模盗窃的事件,亦有黑客入侵局部瘫痪银行运作,有程序盘交易导致市况不寻常波动;当局在推动创新的同时,须做好风险防范,但又要避免过分谨慎而扼杀创新。

另一个条件是使用者心态。内地两大电子支付系统比本港八达通更具吸引力,原因是商户加入不一定要被抽佣,或者抽佣比例远比八达通和信用卡为低。两大系统的主要收入,是与第三者企业合作,推介客户和商户把买卖款项留在系统内,光顾系统与第三者合作推出的投资产品赚取利润,系统从这些交易中收取部分佣金。

各业人才皆须面对蜕变

几年前八达通与保险公司合作,在港闹出私隐风波,内地人对私隐重视程度较低,下载手机支付程序,不少已经同意企业可以运用资料进行促销。内地市场庞大,系统得以累积大量资金,而大数据的应用,将令促销部署更加细致到位。

最后是人才的配合,不止是研究开发的人才,还有应用操作的人才。在研究层面,政府除了加强研发和科技数学教育的资源投放,亦透过增加免税额来鼓励企业投资研发。创新产品和运作模式同时需要大量懂得操作和运用的人才,除了各有关方面的加强培训,个人层面亦要成功转型至适应新的模式,或者为自己寻找新的一展所长空间。

交易大堂日后将成为金融博物馆,预计在明年春节后开幕,不少经纪亦已经转型,他们的经历,是社会蜕变的缩影。内地继出现“无现钞商店”后,一些地方和美国一样在试行“无店员商店”,不止金融业,各行各业都要面对创新蜕变,本港社会亦需要为发展智慧城市作好准备。

(来源:《星岛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巨轮 大堂 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