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南海不兴波 华以互利纾解矛盾

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非正式峰会期间,中美元首先后在工商领导人峰会发表演说,两者对国际贸易的态度,对比强烈。美国把自由贸易多边合作的主导权,拱手让给中国。中国则以贸易互利,来纾解与其他国家的矛盾。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演说中,坚持“美国优先”,指其他国家也会如此维护自身的利益。他把包括世界贸易组织在内的多边自由贸易协议架构,统统定性为占美国便宜。他上任后已经宣布退出十二国接近完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区协议,现在则表明只愿意进行双边贸易谈判。

美国是全球最大经济体,亚太国家对美贸易多享有顺差。如果美国与这些国家进行双边贸易谈判,双方实力悬殊,弱方势要面对强方开出的“难以拒绝”条件。本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与欧美进行纺织品配额双边谈判,就吃过不少亏。

双边谈判 弱国吃亏

本港制造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如日中天,与其他发展中地区的纺织品因价廉物美,泛滥欧美市场,冲击欧美纺织业。欧美为了保护本身企业和工人利益,实施入口纺织品配额制度,与本港等重要出口地区分别举行双边谈判,利用不同国家地区之间的博弈,逐个击破,为入口国创造最佳谈判条件。后来香港联合各出口国共同进退,与欧美进行多边商议,才取得较好的待遇。

多边谈判倾向对弱国有利,特朗普希望回到四、五十年前的国际贸易双边谈判框架,声称这对美国较为公平,实际上为美国创造占尽谈判上风的条件。

与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心态相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在演说中,形容经济全球化已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表明中国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特朗普退出TPP,习近平则表示要向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的目标不断迈进。

中国是出口大国,去年货物出口顺差虽然收窄,仍然达五千亿美元,当中对美贸易顺差缩窄至约三千五百亿美元。中国处理贸易不平衡的方法,其一是进行大宗采购,如特朗普访华期间的二千五百亿美元贸易协议;其二是搭建鼓励进口的新平台,现时广州等地举行的交易会,都是出口主导,习近平就指出:明年十一月,上海将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美倡零和 华谋共赢

中国拨出巨款推行一带一路,支援沿线国家基建,领导人出访,往往带同大量定单,在国际贸易投资方面,以互利为基础,有时甚至出现让利。在庞大的经济实利之下,其他方面的矛盾,有时可以摆平,至少按下不表。

今次亚太经合会议没有就南海问题兴波,除了因为特朗普个人对此兴趣不大,以及在朝核问题上有求于中国,还因为过往掀起矛盾的越南和菲律宾,都在经济互利的情况下修补了与中国的关系,大家都明白难以承受搭不上中国经济快车的代价。

中国以经济手段纾缓疆土矛盾,希望透过互利建立互信,待时机成熟时妥善解决,不急于求成,有利缓和国际局势。特朗普玩的是零和游戏,习近平则是谋取互利共赢,谁的算盘打得精,将由中美两国日后的势力消长验证。

(来源:《星岛日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