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否定一国原则 动摇两制基础

《星岛日报》11月17 日发表 题为“否定一国原则 动摇两制基础”考验”的评论文章 全文内容如下:

面对小部分港人推动港"独"思潮,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亲临香港,主讲本港在国家宪法和《基本法》下角色使命的"入门导读",尤其是希望青年了解香港的"前世今生",避免受误导而作出损害国家和香港的事。

港人自决等言论近年不断在青年群体中扩散,从网上鼓吹发展到立法会选举抢占议席。在个别议员因宣誓问题被褫夺资格、部分诉诸暴力的追随者被判入狱后,虽然港独声势有所收敛,不过仍然在社会不同角落酝酿,可见诸近日球场上少数人嘘国歌的表现。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就表示,部分人把一国和两制放在对立面,她对此感到痛心。

国家主席习近平以中共总书记的身分,在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发表报告,把香港发展列入"习思想"的强国基本方略,要求在一国下的全面管治权和两制下的高度自治作出"有机结合"。

港高度自治 靠中央放权

部分港人却视一国和两制为矛盾和抗衡,一些极端思想更把两制放在一国之前,为"港独"铺路,甚至产生二○四七年有独立空间的幻想,漠视了按照《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国对香港的主权没有年限,有年限"五十年不变"的只是两制,中央不排除两制年限可以延长。

中国由共产党掌权后,一直不承认当年在列强炮舰政策下租割港九新界的三项不平等条约,故此和英国谈判香港前途时,都不用"收回"主权的字眼,坚持是"恢复行使"主权,机制上是由英国把香港管治权交回中国,中国再根据宪法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自治。

李飞昨日的演讲,条理清晰地阐述香港在宪法和《基本法》下的法理地位,由ABC讲起,解释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香港享有的高度自治只是国家授予和下放的权力。

明宪制地位 避损人害己

港人如果不接受这个关系,逆向而行,只会带来破坏性后果,过去的例子是政制改革了无寸进,日后的发展是误以为有权自决独立,转入死胡同,反而促使中央收紧给香港的自治权。

眼前实例就是按照《基本法》廿三条就维护国家安全进行本地立法,当年不急,原因是没有甚么人挑战一国,随着港独冒起,甚至诉诸行动,立法便愈来愈有实际需要。李飞昨日形容这"法律缺位"带来不良影响。

"港独"挑战中央对港的主权和治权,其实是动摇两制的基础,反而不利香港高度自治。部分港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只偏向两制,对一国的意识薄弱,却没有考虑本已享有的自治,以及港人在一个强大中国保护伞下得到的各种好处。

李飞讲解香港的角色,也提到香港的责任,包括对国家和对自己的责任。港人如果坚守一国的大原则,并尽国民应有之责,在两制细节上就可以获较大的弹性,避免走上李飞口中"损人害己"的歪路。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一国 两制 原则 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