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加强抗生素教育 对付超级恶菌

《星岛日报》12月10日发表题为“加强抗生素教育 对付超级恶菌”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一个十二岁女学生患上一种抗药性的肺结核,未完成整个疗程就放弃,结果遭衞生署强令送她进医院隔离治疗。本港出现种种抗药性的“超级细菌”,是社会滥用抗生素的结果,这个女学生的服药态度,亦和很多病情未断尾就停药的人一样,为自己留下长长的“手尾”,让细菌潜伏在体内变得更加顽强。

本港有为初生婴儿注射卡介苗,不过防疫能力只维持数年,主要是避免婴儿在抵抗力弱的时期即患上肺痨,并且广泛传染。开放式的肺痨病人打一个喷嚏已经可能传染十五个人,非开放式肺痨的传染能力则低得多。

当局没有公布这个女生患上的肺痨是否开放式,就算她患的是非开放式肺痨,未断尾就停药,可能导致尚在体内存活的细菌增强抗药力,今次的细菌只对一只抗生素有耐药性,医生用其他抗生素对付,疗程达六十天,如果半途而废,细菌对其他抗生素都产生耐药性,日后发作就会形成“超级肺痨”,治疗时间可以长达一年半至两年。

全球每年70万人死于恶菌

不过,不少人像这个女生般,服用抗生素治病,当病情好转到消除了表面病征,例如不再发烧咳嗽,就算医生处方药物的疗程未完,已经自行停止服药,导致体内残存的细菌有了与这些抗生素交战的经验,变种繁殖,成为耐药性强的“超级恶菌”,难以对付,有些感染病人更是“药石无灵”。

“超级恶菌”扩散的另一个原因,是医生滥开抗生素。衞生署委托香港大学进行的调查显示,接受访问的一千二百个市民,逾半误以为一般伤风感冒需服用抗生素治疗。实际上,一些疾病就算靠病人本身抵抗力对付也可痊瘉,但是不少病人看医生后如果不获发药,心里总是不踏实,而部分医生也配合病人心理为其处方抗生素“加快疗效”。

此外,农场为动物注射抗生素不得其法,也可能导致动物产生耐药恶菌,吃进人体。衞生署今年发现本港百分七的食物样本含有一些耐药肠杆菌,渔农自然护理署抽查本港农场,发现猪只使用抗生素率高达九成二。

不少人不必要地服用抗生素,当中又有不少人在抗生素疗程未完结就停服,导致细菌耐药性强,需要使用更多抗生素来打击,形成恶性循环。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本月发表报告,就指出因药物和特定化学品排放到自然环境中,而导致的抗生素耐药性日益增加,成为最令人担忧的健康威胁之一,并且估计全球每年约有七十万人死于耐药性细菌感染。

初生婴成带菌者响起警号

本港发现的耐药性“超级恶菌”愈来愈多,近月连玛丽医院的新生婴儿在深切治疗部都发现社区型抗药性金黄葡萄球菌,共有五个婴儿成为带菌者,幸而三人已经出院,余下的两人都只是其他疾病而需要留院。

卫生署和渔农署近来做了不少工作,向私家医生发出处方抗生素指引,教导农场主事人按当局指引使用抗生素,务使抗生素获得正确处方不致非滥用。除了这些工作,当局更须加强市民对抗生素和“超级恶菌”的认识,今次被强令隔离治疗的女生个案,只是社会冰山一角。

《红楼梦》中林黛玉吐血身亡,是文学作品中最著名的肺痨例子,今天医学昌明,肺痨不再如此可怕,有种种抗生素可以治疗,但是市民和医生都要避免滥用,避免产生难以对付的“超级恶菌”。对肺痨如是,对其他疾病也当如是。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抗生素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