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恐怖基地在民居 响反恐警号

《星岛日报》2月28日发表题为“恐怖基地在民居 响反恐警号”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疑涉千万元巨劫案而被港警拘捕的印裔汉文子星,遭揭发是国际刑警通缉重犯,印度指他在港策划及遥控二〇一六年震撼当地的劫狱事件,以及其他罪案,又与恐怖主义组织有金钱联系,打算引渡他回国受审。事件凸显本港针对国际犯罪和恐怖活动的防线,绝对不能松懈。

早年来港已获香港居民身分证的文子星,被指在港策划的印度越狱案,远比港警指他涉及的两宗本地劫案轰动。一六年十一月,十五名持枪歹徒,当中三人身穿警服,闯入印度旁遮普邦一座最高度设防监狱,乱枪扫射,时值星期日警卫比较松懈,狱警一弹未发已被制服,歹徒救出六名重犯,包括两名支持锡克教徒独立建国的武装分子。

劫狱事件经过精心策划,有从狱中拍得的短片传至外间同党,而透过互联网通讯协调监狱内外行动的人,印度警方就指是文子星,说他当时在香港除了遥控劫狱外,还统筹安排匿藏及接济逃出来的犯人。

改善国际反恐情报沟通

他可以坐镇香港犯罪,过程耐人寻味。他当年三月本因持械、偷车和假卡案而在印度被判入狱,两个月后竟可获准保释,还取得护照离境,避过服刑而顺利进入本港,在其土瓜湾劏房涉嫌遥控劫狱及其他恐怖活动。

留港期间,文子星被指涉及的两宗本地劫案,包括在去年三月印度商人在红磡被抢去共值约三百万港元的美金和欧罗。他落网后,在保释期间,又涉嫌与本月初尖沙嘴找换店四亿五千万日圆(约三千二百万港元)劫案有关,日前遭警方截查拘捕。

劫狱事件及文子星得以成功离境,显示了印度执法部门的漏洞。劫狱事件后,印度警方在二〇一六年底已经通知国际刑警,到文子星去年因首宗劫案被捕,本港警方却不知道他被国际通缉,让他保释,到他保释期间涉嫌再犯案才发觉,这段期间的沟通机制,有待检讨改善。

助少数族群融合减风险

位于印度西部的旁遮普邦向来备受锡克分离主义分子困扰,部分激进组织策动谋杀,并以行劫、绑架、贩毒和伪钞等途径筹集资金,又勾结巴基斯坦的恐怖组织。今次事件,反映本港作为国际都会及南亚人热门移居地点,要承担一定的国际恐怖活动风险。

文子星在港涉嫌所犯的案件,目的是否涉及恐怖活动集资,尚待调查。今日发表的财政预算案将大增反恐开支,包括设立跨部门反恐专责组和铁路冲锋队,显示当局的重视。本港须加强国际情报联系,防范恐怖分子活动。

此外,文子星疑涉的两宗劫案,都有多人参与,显示了他在港有一定网络。曾经发生死伤多人恐袭的英法德经验显示:极端主义招揽的追随者,不少是未能融入社会、觉得自己饱受歧视的少数族裔移民第二代愤青。本港更需加强协助少数族裔移民融入社会,为他们下一代的发展提供希望,不让少数族群成为极端思想的温牀。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警号 民居 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