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为工潮扑火 须根治管理问题

《星岛日报》3月8日发表题为“为工潮扑火 须根治管理问题”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一度淡静下来的九龙巴士公司劳资纠纷,由于管理层向四个参与罢驶的司机发出解僱信,重燃“战火”,火势更乘风蔓延。管理层最后通知四人可以上诉,这最多只能算是缓兵之计。要实际解决问题,管理层还须加强政治敏感度,并且从根本做起,改善公司架构管理、员工薪酬和劳资关系。

上月一辆九巴在大埔公路翻车,造成十九死六十五伤惨剧,社会热议个别司机驾驶态度之外,还广泛触及巴士司机整体工作环境和待遇问题。不少司机大吐苦水,还催生了网上司机讨论群组“月薪车长大联盟”,发起人叶蔚琳更仓卒号召司机罢驶,以争取改善待遇,不过得不到传统工会响应,当日实际行动者只有“小猫三四只”。

罢驶行动不成气候,巴士公司亦作出了改善司机待遇和工时安排,但是仍然留下一条尾巴,就是如何处理发起和参与罢驶的叶蔚琳等四名司机,公司向他们发出解僱信,却为这个本来烧不起来、接近熄灭的火头,提供了助燃剂。

欠政治敏感 进退失据

在九巴几个职工会中,较为势弱的泛民背景工会,抨击公司对参与工业行动者秋后算帐,连同政党群起攻之,静坐堵塞车厂入口,把事件提升到工人罢工权利和工会法例保障的层面,又去九巴母公司抗议,和要求行政长官及官员处理,还报警指疑有司机一度遭禁锢。当事件提升到劳工参与工运权利这样高层次,连最具实力的建制派背景工会,都处于被动,难以附和管理层解僱四名司机的做法。

管理层因此陷于两难局面,不惩罚罢驶司机,难收杀一儆百之效,发出解僱信,却又演化成针对公司的社会事件。事态的发展,显示管理层无论对公司内部政治,还是社会广义政治,敏感度都不足,导致影响全局判断,在社会压力下,下午发解僱信,深夜就主动向员工解释可以上诉,暂缓终止合约,继续支薪,显得进退失据。

早积压不满 伺机爆发

现时管理层忙于扑火,希望事件稍为冷却,谋求妥协之道。产生这样的局面,除了是管理层政治判断能力不足,作出惩罚措施前,没有充分评估政治风险和应变之道,还反映公司管理存在根本问题,员工的不满已经冰冻三日,伺机爆发。

今次公司“有”懈可击,导火线是上月大车祸,以及其后公司提出的薪酬和待遇改革,根源在于公司长期未能妥善解决司机人手不足的问题,只是靠司机加班、聘请兼职司机等权宜方法来应付,而没有用最有效的方法,包括优化管理、提升待遇、增加入职吸引力等,去解决根本问题。

这些积压已久问题一直不解决,员工不满就同时积压,就算没有今次大车祸,早晚也会有其他事件成为工业行动触发点。事态发展至今,九巴管理层不得不正视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须要把事件化成公司从根本上改善架构管理、薪酬和员工关系的契机。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工潮 问题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