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对许智峯劣行 须严正处理

《星岛日报》4月26日发表题为“对许智峯劣行 须严正处理”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前天在立法会大楼内抢去一名女公务员的手机,事后辩称是为“查看有没有侵犯议员私隐”,这种粗暴抢走及擅自阅览他人手机内容的做法,除了涉嫌犯刑法,也可能侵犯他人的私隐,实在十分严重,警方和私隐专员必须严正处理。

许智峯担任中西区区议员期间,已经进行过肢体抗争,甚至因为踢伤两个保安员而被送上法庭,当时法官考虑到他非蓄意而判罪名不成立。今次他在立法会重施“出位”故技,闯的祸显然更大。

他晋身立法会后,发言并没有令一般市民留下多少印象,倒是这次粗暴抢人手机而一举成名,只不过是恶名,遭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严厉谴责”、被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抨击行为“野蛮”、给建制派痛斥,还引来社会的负面回响。他公开道歉之外,还要面对警方的刑事调查,并可能受到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及民主党内部的纪律处分。

擅开别人手机 侵犯私隐

被抢手机的保安局女行政主任,在立法会高铁一地两检法案委员会开会期间,有份掌握议员行踪,确保不会因出席人数不足而流会。许智峯在有泛民主派议员提出点算出席人数、会议鸣钟召集议员期间,在会场外抢去这位女士的手机,然后走进男厕,吓得她哭起来,并且无法履行她提醒议员开会的职务。幸而最后仍然够人数继续开会,令这项时间紧逼的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审议工作,不至因流会而拖延。

每当立法会有富争议的讨论项目,政府往往安排人员掌握议员行踪,确保随时随地能够提醒他们开会,避免流会。许智峯认为这种做法侵犯议员私隐,在夺去这位女行政主任手机后,即检视手机内容,搜查“罪证”。

其实私隐专员公署和立法会行管会早已就这问题接触过政府,政府亦作出了令这两个部门满意的解释,指出搜集的全是公众地方可以取得的资料。反而是许智峯未得他人同意,擅自查阅他人手机内的资料,除了警方要处理涉嫌违法行为外,私隐专员亦应该调查他是否触犯《私隐条例》。

自视凌驾法规 教坏社会

这类自以为是、漠视他人权利甚至可能触犯法纪的行为,立法会议事厅屡见不鲜,初时只是叫嚣掷物,但是在多方纵容下,变本加厉,由掷香蕉进而掷玻璃杯,由擅自取去官员放在桌上的文件发展到抢手机,还有多番冲上主席台导致保安员受伤,以及倒插区旗国旗,有议员甚至因为这类不检点甚或粗暴的行为被法庭定罪。

立法会本应是订立法例和规矩,促成社会有秩序运作的地方,有议员却本身不依规守法,制造混乱,不但损害立法会形象,而且“教坏”公众,令许多人特别是下一代有样学样。这些议员的行为虽未至暴力抗争的激烈程度,但是两者的背后逻辑,都是但求宣泄不满及表达自己政治主张,而漠视法纪秩序,侵犯他人的权利。

这种把自己凌驾于法规以上的行为,必须依法依规追究处理,以免歪风乱吹,令社会难有宁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