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印尼办亚运 场内场外挑战多

《星岛日报》8月19日发表题为“印尼办亚运 场内场外挑战多”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第十八届亚洲运动会昨晚在印尼首都耶加达璀璨开幕,亚运是对运动员的挑战,也是对主办国家城市的挑战。与北京当年先后主办亚运和奥运一样,印尼希望藉此盛事来展现综合国力,提升民族自豪感,促进改善国内基建,现时所面对的挑战,比当年中国更多。

这届亚运会本来由越南首府河内在二○一二年成功申办,当年申办的三个城市,阿联酋的杜拜临阵退出,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落选。不过,两年后越南发现当初提出的一亿五千万美元经费是严重低估,实际开支超乎国家的经济负担,民间反对声音又大,决定放弃,结果由印尼承接主办权,主办城市则由爪哇首府泗水,改为耶加达和南苏门答腊首府巨港,而赛事亦迁就印尼明年总统大选,由原定明年举行提早到今年。

港人对印尼最直接的印象,是大量来港工作的女佣,以及作为婚礼旅游胜地的峇里岛,这显然不是印尼官方希望营造的形象主调。

污染地震贬值齐发

印尼是东盟各国中幅原最广的国家,也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近年经济急剧增长,十八年来年均增长百分之五点二八,印尼人来港旅游去年达四十八万人次,虽然今年上半年同比有所回落,但是六月份已有六万多人次,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七点一,数量在东盟国家中仅次菲律宾。

印尼曾经在一九六二年主办过第四届亚运会,现在亚运会已经发展成参加人数仅次于奥运的国际体坛盛事,今届就有来自四十五个国家的一万二千多名运动员和官员参加,还未计传媒和众多捧场旅客。印尼国民生产总值在二○一三年迈入“万亿美元俱乐部”,当年积极申办亚运的总统苏西洛,希望亚运会成为重新振作起来的印尼的国际櫉窗。

与北京一样,印尼的粗放型经济发展产生沉重的污染代价,本届亚运会亦面对治理空气和河流污染的问题。无巧不成话,当时京奥前发生四川大地震,而位于峇里附近的龙目岛本月初亦发生六点九级大地震,至少四百人死,三十五万人丧失家园,至今仍在善后。

和所有主办大型国际赛事的国家一样,印尼要面对反恐问题,尤其是这个全球最多穆斯林信徒的国家,早年曾经发生峇里恐袭大爆炸,近来又多自杀式恐袭,政府要为亚运大力“维稳”,甚至惹来人权组织批评。

祝愿港健儿创佳绩

宗教和种族问题亦不易摆平,印尼发生过大规模排华事件,而总统维多多当年任耶加达市长时的华裔基督徒得力助手锺万学,两年前角逐连任市长时,就因为一句话被亵渎伊斯兰宗教而系狱,维多多今次要找来具伊斯兰背景的政客来做其竞选连任搭档。

印尼这阵子还要面对货币贬值的问题,虽然印尼并非美国总统特朗普“宣战”的对象,但是货币战子弹横飞,特朗普对付土耳其,引发新一轮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潮。印尼由于外债较重,币值触及三年低点,今年来印尼盾已经贬值百分之七,央行已经损失近一百四十亿美元的外汇存底,终于要加息稳定币值。

几乎所有主办大型国际体育活动的新兴经济体,在筹办过程中,都暴露种种问题。不过,到比赛举行时,场内运动员的表现,就吸引了国际焦点,最后成为运动会和主办城市的佳话。

香港今次派出历来最多代表参加亚运,奖金亦最丰富,祝愿亚运会成功举行,本港健儿迭创佳绩,为香港夺取破纪录奖牌。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