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短缺爆危机 输入医生不容缓

《星岛日报》1月21日发表题为“短缺爆危机 输入医生不容缓”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近月流感猖獗,涌到公立医院求诊的市民骤增,本已是个“压力煲”的公共医疗系统,气压升得更高,急症室与病房挤爆,医生与护士就“谷到爆”。昨天医护人员到政总怒吼,而前线医生联盟代表也在电台强烈发声,促政府尽快解决困局,反映情况已极度严峻。近年公院医护离职屡创新高,“流血”不止,人手短缺问题不断恶化,服务已濒崩溃边缘,扑救近火的最有效方法是大幅增加输入海外医生。面对危机,政府不容再拖,须以坚定的意志拆除保护主义屏障。

增医科学额难救“近火”

以人口与医生的比例计,香港本已严重偏低,每一千人只有一点九名医生,较新加坡一千人有二点三名医生,有一段距离,比起英国的三点七名,更大大落后。这数字是包括所有医生,近年大批公院医生跳槽到私院或自开诊所,公院医生所占比例就更低。

公院医生流失问题,最近已响起危急警号,据本报报道,由二〇一三年至一七年,公院共有一千二百四十二名医生离职,当中只有约一成八是退休,显示大多数是外流。数字更反映“跳槽”人数逐年增加,当中不少是顾问医生和副顾问医生。政府也承认问题严重,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徐德义日前指出,二〇一七至一八年度公院医生流失率达百分之五点八,有些部门更逾一成,预料中长期人手将持续不足。

危机虽已升级,却未见政府有立竿见影的应急策略,徐德义指出未来三年将每年增加六十个医科学额,但由医科生到执业医生要逾七年,“水”实在太远,没法扑救近火。

对如何在短时间内纾缓这困局,社会早已有主流意见,就是大幅增加输入海外医生,投入公立医院服务,以解燃眉之急。但目前在公院工作的非本地培训医生人数极少,只有十名,其中五名刚获批准,在庞大的公共医疗系统中,可谓聊胜于无,杯水车薪。

破保护主义拆门松绑

究其原因,在于输入医生之门只开了一条窄缝,按现时的机制,在海外受训的医生要在香港公院有限度执业,须通过医委会的执业考试,由于考试及格率低,许多有意来港工作的海外医生都因而却步,而每年取得资格者也极少。

这个源于医学界保护主义的关卡,一直成为输入海外医生的最大障碍,如果不能拆墙松绑,增加外援终究“得个讲字”,问题永难解决。

要改革现时机制,可向先进国家借镜,现时新加坡的做法是甄选全球一百五十八所高水平的医学院,受其培训的医生而又有一定执业经验,便可免试在公院工作。该国每年引入海外医生达四百名,总人数占全国医生的百分之十八。为何新加坡可以这样做,香港不可以?

此外,政府可制定特别计划,让有认可学历及执业资格的海外港人及其下一代,免试在公院执业;同时吸纳一些在美英等知名医学院毕业的香港留学生回港服务,补充公院人手。

对于输入海外医生,政府一直都软手软脚,在医学界压力下,态度毫不进取。要解决面前的危机,政府必须敢于打破保护主义壁垒,大刀阔斧引进海外医生,公众必会作其后盾。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公院 医生 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