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欠策略思维累事 “二百元”代价大

《星岛日报》1月29日发表题为“欠策略思维累事 ‘二百元’代价大”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政府提高领取长者综援年龄资格的措施,具体安排虽在社会抨击和政党压力下一再让步,但争议仍然不绝,反映官员并未完全吸取碰钉的教训,拆弹却留下尾巴,不干脆利落,策略一错再错,对民情掌握和政治评估皆欠缺,往后如不加以改善,民望和施政难免再受挫。

政府本坚持把领取长者综援年龄门槛由六十岁提高至六十五岁,但受到泛民和建制派议员群起反对,唯有作出让步,新增专为六十至六十四岁综援人士而设的就业支援补助金,金额相当于普通成人综援与长者综援之间的差额。这为建制派提供了下台阶,事件原应可平息,偏偏又节外生枝,提出不按照就业支援补助金计划见社工和找工作者要扣二百元,再度激起公愤。两次碰钉都是基于同样的盲点和策略错误。

官员的行政思维,是希望政策措施保持一致,就如提高长者综援年龄资格至六十五岁,旨在与生果金、强积金、长者二元乘车优惠的年龄资格看齐,不见工者的二百元扣减,目的亦是与社会福利署鼓励其他类别综援人手自力更生的措施看齐。

官员有盲点 惹公众反感

按照现行的自力更生综合就业支援计划,社署有权对没有按照规定见社工和找工作者停发综援,以免这些人长期倚赖综援,促使他们透过工作改善经济、社交和自信心。社署并且体谅不少单亲家庭难兼顾上班和照顾子女,因而不会停发综援,但会从其每月综援金额扣除二百元,官员觉得对长者亦同样“从轻发落”,以示体恤。

不过,社会观感却非如此,政府提高长者综援年龄资格,公众已经觉得是要逼基层长者继续工作,缺乏怜悯之心,而扣二百元更强化这种观感,认为官员不体谅老弱的困境,客气的说法是官员“离地”,极端的看法就是政府“麻木不仁”。

政府在推出有关措施时,没有周详评估政治后果及民情反应,结果措施公布后,引起社会和政党强烈反弹,连向来支持政府的政党,也为免得失选民而加入声讨行列,反对党就更加利用这议题来壮大反对声势。结果是一宗小事件掀起了大浪涛。

政府形象损 碍强政励治

政府面对压力作出退让,却拖泥带水留下“二百元”的辫子,遭反对者紧揪着乘胜追击,以致政府要一再后退,就算昨日公布暂缓扣钱,已难扳回失去的分数。

政府推行政策,希望各项措施保持一致,但同时要有更高层次的政治策略思维,计算政策带出的信息会否引起社会不同解读,避免因专业傲慢和行政盲点而犯错。

政府要推迟退休年龄来应付人口老化长远所需,但是现时领取长者综援的未满六十五岁人士并不多,涉及金额有限,而新措施容易被视为“逼长者工作”,政府须衡量是否值得一意孤行令民望受创。如今之计,政府宜深入评估民情反应,通过协商凝聚各方共识,然后调整政策,以免政府支持度进一步受挫,为日后施政添难。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综援 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