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迎合民粹损古迹 恐恨错难返

《星岛日报》2月21日发表题为“迎合民粹损古迹 恐恨错难返”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政府决定局部收回粉岭高尔夫球场来发展公营房屋,有行会成员分析,是因为政府近期连番失分,故藉此挽回民望。若此分析属实,政府是以损害体育运动发展和生态古迹保育,来迎合民粹主义,破坏深远且难以复原。

土地供应专责小组经一年半咨询和“全民大辩论”后,向政府提交增辟土地建议,政府并无“照单全收”,一些争议大项目,例如发展郊野公园边陲土地,就束诸高阁;引起附近居民强烈反对的马料水填海,就算小组原则上支持,政府仍然决定推迟。同样争议极大的收回粉岭高球场部分场地建议,特首却仍会同行政会议拍板通过。

社会上支持收回高球场的言论,部分仇富意味极重,认为高球是富有人家的玩意,还得到政府租金补贴。政府应该收回整个球场来建屋,以助纾解基层市民长年轮候公屋的问题。

这些论点渲染贫富对立,漠视高球场本身的体育、历史和保育价值,一些言论还引新加坡腾出高球场,用地来发展房屋作为例子,认为香港应该仿效。

把场地切割 挫高球运动

举新加坡作例子的论调,只是片面之言,没有提及新加坡有十六个高球场之多,减少一、两个,容易有其他代替场地,对高球运动影响有限,而且新加坡一直以其高球场标榜国际都会地位。

香港高球普及化的步伐较慢,但是近年正在加快,粉岭高球场不止是本港精英练习场地,高球总会亦利用来与一些普通中学合作,为学生提供培训,部分后起之辈表现出色,其中陈芷澄就首次为本港夺得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女子组冠军。

高球运动比较“斯文”,不靠冲撞,特别适合亚洲青年。以往本港一些被视为“富人专利”的活动,例如奏乐器和跳芭蕾舞,经过多年努力已经普及化。有关方面应该更加善用高球场的空间,加强推广,而不是收回球场挫折这项运动的发展。

何况粉岭高球场还是本港举行国际级比赛的重要场地,占地一百七十二公顷,有三个球场,政府决定收回一个球场,球会担心会影响主办亚洲赛和欧洲赛的资格。

毁历史价值 没法再修复

更重要是,球场有过百年历史,本身就是一个正在使用的活生生古迹,场内有众多古树和稀有生物品种,具重大保育价值,政府要收回的三十二公顷土地,就有国家一级保护植物,还有四百六十多年历史的祖坟。政府连中环街市都要保育,又以不可切割为理由保育中区整座“政府山”建筑群,现在却要“切开”高球场,破坏古迹的完整性与氛围,政策显得前后不一贯。

由于保育和交通问题复杂,又要面对司法覆核与地区反对等种种阻力,政府表示可在十年内于收回土地上建成四千个公营房屋单位,显然只是“讲住先”,是否能落实,有极大疑问。

当局不管高球场的历史价值和体育贡献,作出迎合民粹的决定,特首林郑月娥在立法会答覆议员质询时称是作出“最佳平衡”。近月政府因派钱四千元安排、提高长者综援年龄、三隧分流等施政而民望下跌,期望向高球场开刀来止跌,结果却可能两面不讨好,而收地对古迹、生态及高球运动造成的破坏,恐怕无法修复,当局对这计划必须三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