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对激进恶行宽容 终害了学生

《星岛日报》3月4日发表题为“对激进恶行宽容 终害了学生”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近几年,激进大学生以“勇武”为时尚,屡屡冲击校董和教职员,小则辱骂叼喝,粗暴推撞以至禁锢已是家常便饭,但一些院校为求息事宁人,多忍气吞声,或轻责了事,宽容对待。对比之下,理工大学今次重罚侮辱袭击教职员的学生,那份敢于对抗恶行的勇气,就特别突出,也立了一个先例,让其他院校知道,严惩少数人以遏止校园歪风,把学生导回正轨,才是教育之道。

今次理大事件与过往的校园冲突,有一个相同模式,就是发动突袭的学生,都先举起一支“正义”旗帜,喊着响亮口号(维护民主墙言论自由),藉此对教职员极尽侮辱威吓,甚至动手动脚,以压服对方,目的是制造一场充满戾气的对峙和冲突,以树立自己的英雄形象。

惩处遏歪风 符教育之道

从网上流传的片段可见,被革出校的硕士生何俊谦,不仅辱骂学务长莫志明和副校长沈岐平,还粗野拦阻他们离开,最后沈在推撞中倒地。整个过程完全不和平,也无道理可讲,如此扰乱行动,没有任何一所大学的校规会容许。

学生的恶劣言行已清楚摆在眼前,理大校方依照程序据有关规条作出惩处,完全合法合理,也与所谓的“言论自由”没有关系。学校内外有声音指处罚太重,是为了打压学生自由,都是带着政治偏见的袒护之言,也把公众视线转移到“民主墙风波”,对“大闹校长室”轻轻带过。

回顾过去几年的校园冲击事件,委实令人痛心,也可见到学生激进化愈演愈烈的轨迹。三年多前,当时的港大学生会会长冯敬恩与一批学生,联同部分校外激进人士,于校务委员会讨论副校长人选时发动冲击,阻止委员离开,卢宠茂教授更在混乱中倒地,但事后竟没有任何学生受罚;半年后,学生行动变本加厉,以暴力强闯会场,并高呼“队冧”李国章,其后校方报警,结果冯敬恩及外务副会长李峰琦被法庭判处扰乱罪成。校长马斐森事后虽斥之为“暴民政治”,但校方一直未对两人作任何处分。

浪潮变海啸 追随者悲惨

其他院校都先后发生同类事件,但涉事学生也多受宽待,例如年前岭南大学学生围攻校董会会议会场,阻止校董开会,最后会议取消,要两度转移到校外开会,校董会主席还赔着笑脸与激进学生对话六小时,犹如接受公审。又例如中大前学生会会长周竖峰粗言辱骂内地同学,以及学生侵占学生事务处六小时,把职员禁锢,参与者竟都逍遥“规”外。

校方宽大处理激进学生恶行,不但未能令他们返回正途,反而因为毋须付出代价,变得有恃无恐,更加肆无忌惮,行动一浪激于一浪。这浪潮迅速蔓延至社会,就如海啸,最终演变成破坏力极大的街头暴动,许多盲目跟随的年轻人堕入法网,惨受监禁之苦,抱憾终生。

对教育工作者而言,“做好人”避开矛盾,平息风波,是既可保身又易做的事,但这只会令更多学生走上歧途,最终害了他们。反而像理大那样敢于遏制校园歪风,才是教育工作者所应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