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煞停开发边陲地 作茧自缚

《星岛日报》3月11日发表题为“煞停开发边陲地 作茧自缚”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政府觅地左支右绌,公众早已知晓,但市场一直观望其有否“秘密武器”,惟到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早前提出八项建议后,就彻底露了馅,选项大多只是“画饼”,中短期都难以“充饥”,可以较快建大量房屋的方法——开发郊野公园边陲地,却被政府嘎然煞停。一直对土地荒问题心急如焚的人士,当看到这草率决定,无不握腕叹息。

觅地无计 后遗症浮现

觅地作茧自缚带来的后遗症,最近陆续浮现。楼市于去年第三、四季出现下调,楼价跌逾一成,且有继续滑落之势,但觅地小组提出建议而政府照单全收后,公众看穿未来房屋供应不增反减,加上政府将七成土地拨建公营房屋,私楼买少见少,市场预期随即改变,楼市明显回稳。发展商见到觅地捉襟见肘,买地态度也转趋进取,一改去年的保守策略。

不仅私楼供应困局难有突破,政府要找地增加公营房屋,也举步维艰,面对十个瓶只有五个盖,只好采用“减质增量”的权宜之计,将“绿置居”纳米化,最细单位仅得一百五十二平方呎,比“龙牀盘”大不了多少,但求提高供应量,稍解燃眉之急。此举虽出于“好意”,却旋即惹来负评,指纳米化没法改善居住环境,难以吸引公屋住户换楼,可能事与愿违。

上述问题皆源于政府中短期觅地无方,令人不解和慨叹的是,明明开发郊野公园边陲地是可行而有效的方法,而且上任政府已委托了房屋协会进行详细研究,今年中就有初步结果,觅地小组却以“民调显示多数人反对”为由,不将之列入建议,而政府也贸然接纳这意见,否决选项,并煞停有关研究,等于判其死刑。

怕负恶名 草率断出路

当年政府积极探究这选项,是因为郊野公园边陲地不入郊野公园范围,大多荒置,生态价值不太高,也非市民经常游玩的地方,在这地带建屋对环境影响不大,如果能得到社会认同,便可突破觅地困境,兴建大量公营房屋和安老院。

此外,开发边陲地引发的利益冲突与收地困难也较少,过程比其他选项快,因为这地带甚少人居住,也没有用途,收地不会出现赔偿与迁移冲突,比起收回棕地和农地公私合营等,涉及的问题相对简单,不用旷日持久。

奈何觅地小组和政府怯于环保人士反对,也过分顾虑民调的“民意”,到“临门一脚”时,竟将选项扼杀,令前功废尽,眼白白让大片可建屋的土地继续养草。

觅地小组有关这选项的民调,其实十分粗疏,受访者见到“郊野公园”四字多直觉反对,不会仔细考虑边陲地的生态价值,如果等到房协的研究完成后才做民调,结果可能不一样。可惜政府为免逆“民调”而行,害怕负上恶名,并给觅地小组留面子,草率地手起刀落。

政府把可以大量增地的选项弃掉,等于作茧自缚,自断出路,要走出缺地困局就更难,实令真正的有心人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