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美国打“新冷战” 陈太再成棋子

《星岛日报》3月25日发表题为“美国打‘新冷战’ 陈太再成棋子”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与两名泛民立法会议员访美,获副总统彭斯接见,规格甚高,难怪她笑容灿烂。陈太得此厚待非首次,约五年前,她就曾与民主党主席李柱铭会晤当时副总统拜登。美国政府安排这次破格见面,并非即兴,也非偶然,当中可见到一条规律,就是当美国要大力抗衡中国,“香港棋”即大派用场,而泛民政客便有机会被摆上棋盘。对美国而言,会见时与他们高谈阔论人权、自由与自治,都只是一堆表面说话,其真正盘算,是如何遏制中国,以取得最大国家利益。

抗衡中国 摆泛民上棋盘

陈太与李柱铭上次访美,是二○一四年四月,大家应记得,当时普选特首争论得热火朝天,政治风起云涌,泛民正策动大规模“占中”,欲逼使中央在普选方式上退让,社会笼罩着“激变”气氛。拜登在那时候高调会见两人,与美国改变全球战略,有直接关系,而这新战略一直持续至今。

美国在二○一四年前的十多年时间,直接或间接在东欧、北非与中东策动颜色革命,推翻反西方的执政者。美国总统奥巴马上台后,看到这些地区已告平定,亚太区却因中国崛起,对美国威胁愈来愈大,遂制定“重返亚洲”战略,寻求亚太区势力“再平衡”(Rebalancing)。此时美国再把目光投向香港,谋求改变香港的政治体制,让抗拒北京的势力可以执政,作为牵制中国的棋子。

陈太与李柱铭就因美国这意图而获接见,不久之后,香港便爆发类似“颜色革命”的占领行动。将这几件事串连起来,不难看到与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连系。正如当时《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所言,冷战时美国制衡对象是苏联,如今苏联已不存在,制衡对象就转为中国了。依此分析,美国对香港的策略,是新冷战时代美中“争霸”的一个环节。

两强博弈 美国打“香港牌”

五年过去,美中新冷战不但没有缓和,反而升级,只是转到经贸和科技战场。总统特朗普去年向中国发动贸易战,表面上欲减低贸赤,其实是打击中国经济,重挫其科技发展,最后削弱对方国力,让自己雄霸天下。

两个大国争霸,位于中国前沿的国际城市香港,因处于夹缝之中,难免波谲云诡,不可避免地成为美国欲利用的一张牌。随着贸易战进入微妙阶段,美国近期显然更积极利用香港的独特经贸角色,作为与中国博弈的筹码,“取消香港独特关税区地位”成了挂在中国与香港头上的悬剑,藉此威胁对手,以赢取更多。

依此战略方向,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早前罕有地指北京侵蚀香港自治,又说“一国两制”面临风险,并警告会重新考虑香港独立关税地位,而美国国务院接着发表的《香港政策法》报告,也重复这调子。

由此观之,彭斯接见陈太只是两国角力中,美国下的一步棋,她与同时访美的泛民议员,以及近日被发现进入美驻港领事馆密商的黄之锋等,全都是“棋子”,且只是一枚“过海卒”。他们所为究竟是为香港还是为美国谋利益?泛民中的有心人应该抚心认真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