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加快修例 堵计算机犯罪漏洞

《星岛日报》4月7日发表题为“加快修例 堵计算机犯罪漏洞”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终审法院裁定“不诚实取用电脑”罪必须涉及别人的计算机,令过往不少以此罪检控的案件,例如用自己手机偷拍裙底,能否定罪陷入灰色地带。当局须从速立法堵塞漏洞;市民则切勿利用漏洞以身试法,原因是部分遭律政司“贪方便”用此罪检控的案件,亦可能触及其他刑法,同样可被检控。

终审法院为这条法例的适用范围一锤定音,源于有小学教师利用自己的手机拍下入学试题,辗转传给有子女应试的家长参考,案件由原审、上诉至终审,都裁定被告无罪,原因是法庭认为“取用”的对象必须是别人的东西,定罪条件须包括未获授权而使用他人计算机,至于使用自己的计算机行事,并不涉及“取用”的定义。

法庭指律政司的检控偏离了一九九三年时立法的原意,律政司向法庭提出理据,指因应科技日新月异,须与时并进扩阔对有关条文的解释,但是不获法庭接纳。由于当年没有智能手机,究竟条例中所指的计算机,是否包括智能手机,终审法院以今次争议并不涉及计算机定义为由,不予解释。案件因此在“还原”此罪原意的过程中,不但缩窄了律政司的检控范围,还留下了一些灰色地带。

可用其他法例检控

律政司每年都有数十宗“不诚实取用电脑”的检控个案,单是在今次逐级法庭上诉期间,已经有十三宗案件等候终审结果才处理,以往律政司利用此罪检控的范围非常广泛,窃取他人资料固不待言,由的士司机偷拍后座乘客哺乳,到偷拍他人沐浴及裙底都有,法律界中人形容律政司把此罪当作“万能锁匙”使用。

现在这条锁匙不再万能,检控某些行为不再如以前方便,律政司固然头痛,但是并非对所有行为都无计可施。

例子之一是市民在街头或港铁站用自己手机偷拍女士裙底,日后律政司不能再加以往般能以“不诚实取用电脑”罪提出检控,但是可能以“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或“有违公德”等罪名作出检控,市民切勿以为可以轻易逃过法网。

例子之二是用自己手机偷拍试题放上网,如果文凭试考生因而“贪过瘾”这样做,亦可能触犯其他条例。

市民勿望逍遥法外

例子之三是用自己计算机上载色情影片至互联网,就算再不会被控“不诚实取用电脑”,但是或可被控发布不雅或淫亵物品。

如果市民以为不会遭律政司控以“不诚实使用计算机罪”,就肆无忌惮用自己的手机作出种种偷拍等行为,以为一定逍遥法外,恐怕是一个绝不美丽的误会。

另一方面,并非种种行为都可以利用其他法例对付,例如针对偷拍裙底等行为,无论告以游荡、行为不检或有违公德等罪名,先决条件都是要在公众地方。如果有人在家中浴室安装偷拍器材,或者在办公室内用手机偷拍女同事,就不在这些罪名的检控范围之内,律政司还有没有其他法宝,就存在灰色地带或者漏洞。

法律改革委员会现时分别有小组研究修订法例以完整覆盖性罪行和计算机网络罪行,在终审法院废“不诚实取用电脑”罪的部分武功后,当局须加快检讨法例的进程,甚至不待法改会的研究结果,即就今次判决的影响修订法例,尽快澄清一些普遍存在的灰色地带,堵塞一些可能出现的法律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