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逃犯例》争论扩大 政府宜暂缓再议

《星岛日报》4月29日发表题为“《逃犯例》争论扩大 政府宜暂缓再议”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政府拟修改《逃犯条例》,让未与香港订立引渡协议的地区,可向港方要求移交涉嫌犯罪人士,因当中有不少灰色地带,引起社会广泛议论,商界反应也十分强烈,提出种种忧虑。“民阵”昨日举行反修订游行,人数比上月底的一次大幅增加,除了有政治倾向的人士外,明显多了普通市民参与,反映公众确对修例感到疑惑不安。面对这股不断蔓延的社会情绪,有商界立法会议员认为政府宜暂缓行事,从详计议,再作全面评估盘算,不应仓促于七月前完成修订。这意见很值得政府三思。

对于政府贸然修改《逃犯条例》,商界一直有很大质疑,认为会令投资者人心惶惶,损害和香港营商环境,虽然政府为纾商界不安,将法例涵盖的四十六项罪行剔除九项,但仍未能消除商界的忧虑。

未全面考量 不应匆匆推

自由党党魁锺国斌日前接受本报访问时就指出,政府起码应多剔除四项,并将移交门槛提高,以及限制追溯期,如果政府不接纳这意见,他会在立法会提出相关修订案。既然社会对修例仍有很多不同想法,争论更正在扩大,他认为政府不应操之过急。

政府是否有必要匆匆修例,急推过关,而不花更多时间评估修例对香港经济政治的全面影响,听取各界和外商的意见,的确是一个令人想不通的大疑问。特别是修例针对的港男陈同佳在台湾杀女友案,今天其洗黑钱罪就会判刑,若他可在短时间内获释,修例令他可被移交台湾的逼切性就不存在,又何须在七月的“死线”前通过修订?

正如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所说,如果立法会表决时,陈同佳已放监并离开了香港,而修例草案又丝毫不改,他就会投反对票。倘若有更多议员像他那样想,草案闯关难度将大增,随时阴沟翻船。

负面影响多 须知所进退

在这时刻,政府不仅要计算公众与政党的反应,还要评估外商与国际金融机构对修例的态度。许多在内地投资和营商的外国企业,都以香港为基地设立公司,所以其驻港的高层人员,同样面对修例后的风险,与香港商界一样感到忧心忡忡。所以自政府提出修例后,一些在港的主要外国商会,纷纷就此表达疑虑。观乎此,政府必须谨慎估计修例对外商在港投资的影响,避免因执意推行而促使部分外商转移他国,例如一直与香港“抢客”的新加坡。

政府还须正视的是,社会对修例的反应比预期强烈,如果不能有效纾缓,让不安和反对情绪继续累积,必会被一些政治组织藉势激化,由此产生的干扰,将令政府没法专注于民生措施,施政再陷于举步维艰。这状况也会直接影响今年十一月的区议会选举,衍生对建制派不利的因素,置他们于困难境地。

对上述种种负面影响,政府不能再置之不顾,继续强闯,而应冷静地就此全盘思量,若不宜进就果断暂缓,认真审时度势,再谋后着,这是负责任政府应有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