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照顾智障者乏支援 长者悲歌恐不绝

《星岛日报》5月1日发表题为“照顾智障者乏支援 长者悲歌恐不绝”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五十九岁中度智障幼妹,在家中挖脱六十六岁半身不遂长姊眼球,是继早一天七旬病翁偕患癌女友跳楼遗下二十五岁智障子后,又一阙家有弱智人士须长者照顾的悲歌。

挖眼事件揭发三姊妹在父母双亡后相依为命,同住早年以一家人积蓄买下的铜锣湾小型单位,六十四岁的二姊做文员养家之外,还要照顾坐轮椅的长姊和中度弱智的幼妹。

至于西环堕楼双尸案,七十三岁的男死者经营小生意,每天带智障儿到店内方便照顾,但是自己健康恶化,同居五十岁女友又患末期乳癌,两人终于抵受不住压力厌世,遗下男方的成年智障儿和女方的十四岁幼子。

这两个家庭的不幸,反映的不是本港综援照顾金额不够,而是支援服务短缺,以致未能及早发现和协助案中家庭解困,或至少纾减他们面对的压力。

仅金钱援助不能解困

综援作为本港社会最基本的保障网,金额虽然不算宽裕,但是连同公屋和免费公营医疗等服务,足以让长者等低收入和无收入人士维持基本生活所需。不过,这两宗事件的家庭,都不是住在公屋,经济上有能力住在私人物业,当中的七十岁长者有本钱打理小生意,他们最需要的协助,是减轻照顾患病和弱智家人的压力。

医学昌明,延长了港人寿命,智障人士也一样,社会上多了成年智障人士,他们幼时获得父母照顾,到长大成人,甚至上了年纪,所需照顾的劳动力更大,而他们的父母却不再年轻力壮,有的甚至已达老迈之年,身体状况大不如前,还要继续年中无休为他们劳心劳力,精神和体力负担都非常重,就算无怨无悔,都需要社会协助减轻压力。

当局早已注意到,照顾残障患者的家属所承受的压力,除了直接支援残障人士,也设有家长和亲属资源中心,还打算在三年内,把资源中心由六间大增至十九间,但是,除了数量上的增加,还须针对照顾者性质的转变而调整服务内容,由青壮年父母,扩及成年智障者已上了年纪的亲属。

家居照顾服务需求大

部分成年智障者并不需要廿四小时住院服务,有父母基于亲情和方便照顾,选择与智障子女同住,当父母年迈,如果有足够的日间照顾中心,每日接送成年智障者到中心活动数小时,或者由志愿机构提供到家居照顾服务,都可以减轻同住年迈亲属照顾智障者的负担,并且有助及早察觉任何状况变化,提供协助。

要增加这类服务,问题不止在于钱,还在于人,不止是社工人手,还有基层照顾服务人员,针对当中的短缺环节,须拟订全面政策积极解决。随着智障人士和他们照顾者的年纪与日俱增,导致一些照顾者本身都可能需要别人照顾和协助,当局若不及早针对问题筹谋,恐怕类似这两天发生的悲剧会愈来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