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就业临危机与转机 人工智能加速

《星岛日报》7月14日发表题为“就业临危机与转机 人工智能加速”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中国电商巨头京东的智能配送机械人在正式上路,完成全球首次全场景常态化配送运营的基础上,新近又在河北雄安新区率先进行了5G测试运行。这是中国物流领域不断实现人工智能化作业的又一步。在此之前,快递巨头顺丰已经实现了货物分拣的智能化操作。而美国的电商巨企亚马逊亦正不断研发各种机械人,以替代送货、打包等环节的人工操作。

在中国,这股通过人工智能在生产、销售领域的普及化运用,来大幅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浪潮,其实早在几年前电子代工界的知名企业富士康以大量机械人替代工人操作时,便已初现端倪。而这几年人工智能在全球发展速度之快,应用范围之广,也的确令人咋舌。

工人失饭碗现社会矛盾

稍早前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机械人研究中心主任陈义明在一个创智论坛上,就分享了新加坡裕廊集团利用人工智能改进建筑业流程的例子——喷涂机械人通过扫描建筑模型作业,检测机械人则通过比对发现作业缺陷。这种数码化施工的突出好处在于过程透明且质量、效率皆高,让承包商和发展商对项目进展一目了然。除此之外,人工智能在科研、医疗、军事、教育、服务、工业制造等诸多领域,都有愈来愈多的应用。

科技进步助力产业与社会发展是令人兴奋的时代变化,但由此带来的就业问题也同样令人忧虑。调研公司“牛津经济”新近发布的报告指,到二○三○年前,全球将有约两千万制造业的职位被人工智能取代。在各国当中,劳动人口最多、人工智能发展居世界前沿的中国,可能受到的冲击最大。

根据一份行业统计数据,中国的快递业拥有高达五千万的就业人口。国家邮政局发布的“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显示,去年快递业新增就业人口超过二十万人,对中国新增就业的贡献率超过百分之二。然而,伴随着这波人工智能浪潮的强劲冲刷,快递从业者很可能成为继富士康流水在线的工人之后,失掉饭碗最多的人群之一。

快递行业所面临的劳动力洗牌,是人工智能广泛应用下社会变化的一个缩影。眼下中国经济正面临多重考验,稳定就业被政府视作工作的重中之重。在此情况下,如何处理人工智能飞速发展与保障民众就业之间的矛盾,成了政府的新挑战。

高技能新职位应运而生

而实际上,伴随着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浪潮,全球都难以回避这一新挑战。早在二○一三年牛津大学的研究就已指出,未来十到二十年间,美国百分之四十七的工作职位将被机器取代。也正因如此,欧美不少国家政府、产学研界一直有声音,对人工智能带来的社会冲击表示忧虑。而在各国经济普遍不景气、社会矛盾不断累积的当下,保持就业率是政府稳定民心的法宝。

不过,若为避免大量基层劳力失业,采取行政或立法手段强行迟滞人工智能的发展,显然既不现实,亦不符合科技与经济发展规律。但若任其高速演化,那些最容易被淘汰的低技能人群又将以何谋生,成了必须回答的问题。

然而,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就业市场同时也出现新需求。在工业机械人产业发展飞速的珠三角地区,伴随着“机器换人”,一些新的职位开始出现——由于机械人的正常作业背后依然需要强大的人力支持,与之相关的高技能人才成了抢手货。

从这个变化不难看出,因应这场席卷全球的人工智能变革所带来的就业挑战,提升劳动力的素质是个中关键。这不仅需要政府连手科研、社科机构深入调研,把握时代发展脉搏,尽量做好前瞻性的规划与引导,同时也需要雇员努力补强技能,提升自我价值。

人类经历的任何一场技术革命,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对未来的就业问题,亦应如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