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建屋困局难纾 首要平定乱局

《星岛日报》10月17日发表题为“建屋困局难纾 首要平定乱局”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破天荒以录像形式发表《施政报告》,在房屋和土地供应方面重点出击,希望消解租屋贵和置业难的社会怨气。部分短期落实的措施,对纾缓住屋问题只能说起到“小效”,由于政府尚无有效方法大增土地供应,中长期拓地建屋措施又因政治弱势而举步维艰,房屋短缺和高楼价困局仍难突破。

短期措施中,政府把首次置业可享八、九成按揭的楼价上限,分别调升至一千万元和八百万元,落实得最快,实时生效,让负担得起供楼的中产,不必因为高昂的首期入场门槛,只能光顾由发展商提供高成数按揭的一手楼,而部分本来没足够能力付首期的中产人士也能“上车”。

基层住屋方面,林郑月娥提出摆脱传统官方思维,不管会否刺激租金上涨“益了业主”,都会提高综援家庭租金津贴上限,又会向非公屋及非综援低收入住户增加现金津贴,以解其租屋负担重的燃眉之急。

不过,这些措施只从纾缓实时买楼和租楼负担来考虑,并没有增加整体房屋供应,故《施政报告》一出,二手楼业主即封盘及提高叫价,显示此举不能为楼价降温,反有升温之效,至于“贴钱租楼”会否导致业主加租,还待观察。

减私楼增公屋 十瓶五盖

实际上,《施政报告》提出的十大中短期措施,除了重建公务员合作社楼宇,以及花五十亿元在三年内提供一万个过渡性房屋单位,其他无论是增售绿置居,重售“租者置其屋”的公屋单位“货尾”,增加“白居二”配额,都没有提升房屋供应数量。

至于明年首季出售安达臣道一幅私人住宅用地作为第二个“首置”先导项目,以及赋予市区重建局新任务,由收地重建纯卖私楼改为要兼顾提供资助房屋,做法都只是拆东墙补西墙,减私人楼宇供应来增加公营房屋供应,以求达到公私营房屋供应由六四比转为七三比。为了重返轮候三年可以上公屋的目标,政府不惜削减建私楼用地,如此做法却又会托住楼价和租金,进一步推高公屋的需求,形成更长的轮候公屋人龙。

面对现时十个瓶只有五、六个盖的困局,政府须大增土地供应,林郑月娥套用新思维,引用《收回土地条例》来收地兴建公营房屋,预计未来五年会收回四百多公顷土地。不过,这些土地在规划阶段料会受到不少挑战,至于其他拓地计划如公私营合作的“土地共享计划”、东大屿填海等,前面都有重重障碍,须摆平复杂的利益矛盾和政治阻力。

社会续动荡 削管治能量

目前政府施政正处于弱势,要克服这些阻碍将难上加难。林郑月娥昨天在立法会上只读了几句《施政报告》就遭反对派议员叫嚣打断,最后被逼休会,改以录像形式完成整份《施政报告》演辞,可以预见未来不少措施寻求立法和拨款的过程,必然极之艰巨。

林郑月娥自己也承认,这份《施政报告》不是近月社会事件的答案,而报告提出的种种惠民措施,不足以带领社会走出当前的困局。要期望这些措施能够落实,首要是设法更有效地遏止当前暴力乱局,尽快平息动荡,让社会恢复秩序和正常运作。

持续了四个月的动乱,令香港政治经济陷于前所未见的困境,特首统率的政府如果不能以最大决心有效止暴制乱,管治能量将续受消磨,施政举步维艰,欲透过增加公屋供应等措施来解决社会矛盾,乃本末倒置,难以达到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