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日本官僚僵化 种下疫爆祸根

《星岛日报》2月23日发表题为“日本官僚僵化 种下疫爆祸根”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在内地有见顶趋缓的迹象,但在国外尤其日本和南韩却有爆发危机,疫情恐会一发不可收拾。日本是中国以外确诊新冠肺炎人数最多的国家;确诊个案已达七百五十五宗,其中八成多来自“钻石公主号”邮轮;“钻石公主号”乘客及船员的感染比率已逾百分之十七,比武汉还要高,实令人痛心及遗憾,箇中亦反映官僚防疫失误,以及日本的结构问题。

“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有三千七百多名乘客及船员,本月四日抵达横滨后须留船隔离。由于人数众多,日本没有安排其他地方隔离,本是权宜之计,可以理解,但问题在于日本政府的轻忽,令船上疫情急速恶化。

按本子办事 应变迟缓

日本政府所犯错误之多令人吃惊,一是检疫太慢,又迟迟没有向大学及私人医疗机构求援,未能第一时间将感染者分离,让病毒不断扩散;二是没派防疫专家上船,在无人指导下,船上感染区和安全区分隔不清、船员防疫装备及意识不足,助长病毒扩散;三是船上多易受病毒侵袭的老人家,但日本政府既欠药物支援,又无心理辅导,让他们关在船舱、活在恐惧中,削弱他们的抵抗力,加速疫情恶化;四是医疗设施不足,如一名确诊港人要被送往偏远的医院,可能导致病情恶化。

上述问题都并非不可预见,但日本官员明显轻视,一个佐证是早期登船的自衞队成员只戴口罩,将船上患者送上岸转往医院时,又没有采取隔离措施,现场自衞队、警察等人员的防疫装备参差混乱。日本媒体为政府辩护指,邮轮属英国籍,日本法律和行政权不能用于船上,如此合理化卸责行为,与日本文化有关。

日本高度重视法规,好处是守法,弊处是一切都要按本子办事,超出本子的就不会做、不能做,日本政府在二○一一年应对东北大地震的失误,就与此有关。但日本政府没有吸取教训,面对邮轮危机、人命攸关,再次展现应变迟缓、态度轻忽,终令情况恶化,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问题更严重的是,日本政府的轻忽不仅是对“钻石公主号”,对国内扩散亦如此。日本虽早在一月十五日已有确诊,一月底并将新冠肺炎列为“指定感染症”,但政府却无后续动作,既没有呼吁国民提高警惕和防疫、没有调高海关检疫措施、没有加强检测及隔离疑似病患者,亦没有调动更多医疗资源准备抗疫等,更有负责防疫的厚生省高层上电视节目讲解疫情时咳嗽、没有掩鼻和戴口罩,成为反面教材。

忧损经济奥运 淡化疫情

日本官员淡化疫情危机,表面原因是不想引起民众不必要恐慌,但综合日本现况,相信内里有更复杂的经济和奥运考虑。日本安倍政府去年十月加征消费税,导致去年末季经济急剧萎缩百分之六点三,远超预期,若再因高调防疫而打击今年首季经济,将日本推向衰退。日本对疫情低调处理,可避免影响旅游和商业来往,尤其去年单是中国就有近一千万旅客访日、经济贡献一万七千亿日圆,更不容有失。更重要的,是东京七月将举办奥运,是振兴日本经济的重头戏,不容疫情阴影打击奥运筹备及门票销售。

日本政府图平衡疫情风险和经济损失,犹如赌博。日本国民衞生意识高,二○○三年沙士零感染,或许亦增加日本政府赌赢的信心,而日本社会高度团结及跟从政府,政府不动,人民亦不会动,以至过去一个月多项逾万人参与的节日庆典,如常举行,徒增疫情扩散风险。日本非“钻石公主号”的确诊个案已逾一百二十宗,不少源头不明,若遇有超级播毒者,就有可能引发社区大爆发,情况就如这两天的南韩。

虽然没有人希望日本政府赌输,但其对疫情的轻忽,将“钻石公主号”三千多人包括三百多名港人置于危险境地,亦令日本国民暴露于疫情危机中,确是难辞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