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欧洲抗疫应学港星 勿效英国

《星岛日报》3月17日发表题为“欧洲抗疫应学港星 勿效英国”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截至本周一,中国以外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逾八万七千人,首次超越内地的近八万一千人。疫情全球大爆发,现时最高危的是欧洲,世卫指欧洲每天新增病例较中国疫情高峰期时还要多,已成“大流行的中心”。欧洲国家正不断提升防范措施,相比不同地区的抗疫策略,香港和新加坡经验看来最值得其参考,绝不能效法英国的放任做法,让疫情扩散失控。

欧洲和美国疫情正趋恶化,多个国家如意大利、美国、西班牙、捷克、罗马尼亚等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法国未宣布紧急状态,亦要求大部分店铺停业,其他如德国、挪威、丹麦等就采取“封关”措施。

各国措施或有不同,普遍趋向则是不断加辣。世卫呼吁欧美向成功抗疫的地区学习,当中最成功的无疑是中国,但相信欧洲国家愿学中国者少。主因是中国做法最严厉,不但向外封关,向内亦以霹雳手段执行封城、封社区、停工、停课、停娱乐等,在西方眼中是专制及侵犯民众人权。中国采取如此激进做法亦逼不得已,皆因一不知新病毒状态,二不知疫情扩散多广,矫枉唯有过正,现在欧美对病毒及扩散情况有所掌握,除非如意大利般大爆发至社会几近崩溃,否则不一定如中国般严厉。

阻接触严管控 是“必要的恶”

欧洲目前所用手段,愈来愈近似香港和新加坡的措施,以减少国民接触、减少其他国家国民前来。港星做法近日亦获得一些西方媒体好评,如《华尔街日报》就指香港做得比较好。若参考港星经验,欧洲有两点可以考虑:一是港星能较好管控疫情,关键在于密切追踪源头,如发现病者就隔离其密切接触者,对他们的工作和活动场所进行大消毒,香港更设隔离区,防止高危人士继续留在社区。这些监视、追踪及隔离的做法,被一些人视为侵犯民众私隐和自由,欧洲要容忍这些必要之恶;另外,这方法只适合疫症仍较少的地区,港星至今确诊只有二百多宗,尚可有效追踪每宗个案的亲密接触者,但如德、法已逾五千宗,瑞士、英国等已逾千宗的,要有效追踪和隔离就较难,但仍应做得多少是多少。

二是港星相比,香港更加严厉,包括停课、停公共设施,鼓励在家工作及全民戴口罩等,新加坡就没有停工停学,并认为无病就毋须戴口罩。按沙士经验,天气较热可对新冠肺炎有所压抑,新加坡病症较少未知是否与此有关,但欧洲天气比香港寒冷,疫情威胁较港星高,防御手段宜严不宜松,应考虑全面停课、暂停公共服务和活动,鼓励在家工作等。

英提“群体免疫” 罔顾国民命

此外,欧美都必须有下一步的加辣规划。欧美过去一个多月最错的是,对中国疫情一副事不关己态度,爆发时就变得倒泻箩蟹,吸取这些教训,未来要为开发疫苗争取时间,欧美须详细评估在甚么条件下,抗疫行动要作何种升级,甚至达到中国的程度。

欧洲抗疫最不可取的应是英国模式。英国宣布对轻症者不会再作检测,并叫轻症者不要求医,自行在家隔离七天,重症者才获治理,同时表明不会停学等。英国首席科学官瓦朗斯指这是群体免疫法,待六成国民即四千万人感染过病毒,就可达到群体免疫,传播链便可切断。他估计当中两成即八百万人会出现重症。

他没有估计的是死亡人数,若以世卫估算的死亡率百分之三点四计,就有超过一百三十万人死亡,即使死亡率只有百分之一,都有四十万人会丧生,当中以老弱为主。如此将老弱置于危地,国民是否接受?会否引发社会恐慌?病毒若出现变异,受感染者体内的抗体还是否有效?英国医疗系统能够承受八百万重症吗?

在各国严防之际,英国任由疫情爆发,必然导致各国与英国断绝来往,英国又是否承受得起?英国政府拿国民及其他国家作赌注,既不负责任,亦欠国民及全世界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