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建制硬拆茅招 立会有望转势

《星岛日报》5月19日发表题为“建制硬拆茅招 立会有望转势”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由于公民党议员郭荣铿操弄程序,屡出茅招,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经七个月仍没法选出主席,令议会运作停摆,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上周引用《议事规则》第九十二条,指定由陈健波主持主席选举,经过一场大混战,终成功突破困局,李慧琼当选主席,令内会重回正轨。立会能出现突破,主要是因为建制派改变了避战的被动打法,转为主动强攻,奋起以硬招拆茅招,终于一举夺回内会阵地,而此改变与中央早前对立会乱局展示强硬立场,有直接关系。在战略新方向下,建制派往后在议会战场将继续硬撼,泛民则渐现进退失据,立会有望转势。 

打法弱转强 跟随总路线 

本来内会选主席只是简单程序,但主持选举的郭荣铿与泛民议员不断“扯猫尾”,开了十七次会后主席位仍悬空,而建制派议员一直茫无头绪,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想不出方法打破困局,结果蹉跎了大半年,仍在原地踏步。 

直至上月十三日,港澳办发言人对郭荣铿开重炮轰击,严斥他与泛民议员滥用权力破坏议会运作,是蓄意违背誓言,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显示中央对此乱局已忍无可忍,而在此之后,建制派的态度就顿然转强,并积极想方设法向泛民反击。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先聘请两名资深大律师提供法律意见,然后毅然决定由原任内会主席李慧琼召开会议,处理《国歌法》等法案;接着又根据英国御用大律师的意见,指定由陈健波负责内会主席选举,结果两仗皆捷,全面夺回内会控制权,其策略由软变硬,十分明显。 

泛民两面受压 进退失据 

面对建制派的强攻,泛民议员循例做一场“抗争骚”,在会场扰攘喧闹一番,并为求“入戏”受伤被抬出,但值得留意的是,这两次混战中,泛民议员的冲击都适可而止,没有去尽,当被主席驱逐出场,便不再纠缠,表演完毕就拉队“散场”。泛民议员如此表现,估计有三个原因:一是他们受到地区激进人士压力,抗争不能软弱,但如果举动太过火,在冲突中使用过度暴力,随时会触犯法律,有被起诉风险;二是不少中间选民对泛民议员在议会无休止“搞局”,而渐反感,若愈演愈激,可能会失去选票;三是中央已摆明车马硬撼,料会出更辣招数,泛民对此不可能全无顾忌,策略上须作出调整。 

未来立法会内的混战仍会不断,例如《国歌法》稍后将提交大会通过,预料泛民议员必继续极力阻挠,以营造“抗争者”形象,为九月立法会选举赚取分数,但基于上述考虑,未必会玩到最尽。 

至于建制派与特区政府,总路线是以硬打硬,不会再投鼠忌器,畏首畏尾,因为奋力出击反而可赢得对乱局忍无可忍的市民支持。 

在这情况下,立法会有望转势,而这只是大变局的一个环节,看来更大的转势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