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泛民宽容暴力 违背基本道德

《星岛日报》5月27日发表题为“泛民宽容暴力 违背基本道德”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周日暴乱再起,街头暴力重现,最令人震惊的一幕,是一名律师在众目睽睽下,遭十多名黑衣人用雨伞围殴,被打至头破血流,颈大动脉险被刺破。如此凶残的行为,见者气愤,但本身是大律师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却无半句责备,反而调转枪头指谴责暴行的律师会“双重标准”,完全将是非颠倒。自反修例风暴以来,泛民政客一直都持这态度,甚至公开肯定、赞扬暴力,不但歪离法治与民主原则,更有违道德。对香港众多青少年卷入暴力狂潮,害人累己,这些政客须负上极大责任。 

不谴责施暴者 颠倒是非 

律师陈子迁被当街毒打,重伤倒地后仍受袭击,任何人对此恶行都不会接受,然而代表法律界的议员郭荣铿竟只对伤者致慰问,避谈施暴者,对暴力行为全无谴责,甚至连温和批评或“不接受”之类的说话也没有。他对黑衣人宽,待律师会就十分严,表示对该会发声明谴责“感到震惊”,把声讨对象作一百八十度转移。难怪律师会会长彭韵僖对他的言论“感到十分奇怪”。 

令不少律师觉得奇怪和不满的,又何止郭荣铿?自从去年爆发暴力狂潮以来,泛民阵营中不少律师和大律师,都对暴力表示包容,甚至支持,例如曾任公民党党魁的资深大律师梁家杰,就曾在港大论坛上,公然表示“暴力有时或可解决问题”,而曾在立法会代表法律界的公民党成员吴霭仪,也赞扬“勇武”对香港抗争有贡献。 

在他们眼中,只要是为了“正义”目的,纵然使用暴力,也是合理的,触犯法律亦是“正义”之举。所以另一位律师政客杨岳桥不讳言“案底令人生更精采”,而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也曾说出“犯法就要受到制裁是守旧观念”这样的话。 

为保政治实利 包容“勇武” 

他们的言论,既违反必须守法的法治原则,也违反他们口口声声要争取的民主与人权精神。在民主社会,律师陈子迁有权利表达不同意见,对方可以与他辩论,用理据说服他,但结果却是用棍棒、雨伞与拳脚灭他的声,以暴力剥夺了他的人权。最令人痛心的,是以“民主派”自居的政客们,却默许这些反民主、反人权的暴力行动,予以纵容。 

泛民政客这样做,其实有政治实利的盘算,因为激进派已愈来愈主导“抗争”,随着区议会选举得胜,这股势力在反对派阵营中迅速膨胀,传统泛民政党知道,如与他们割席,自己的基本盘必会削弱,唯有强调“和勇结合”,没有道德勇气向暴力行动说“不”。 

泛民政客这种出于功利的包容,鼓励了更多青少年参与街头暴力,结果大批十来岁的“孩子兵”被捕受惩,前途尽毁。他们宽容暴力,可以说是道德犯罪,抚心自问,对得住这些年轻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