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市民“无啖好食” 尽禁堂食失策

《星岛日报》7月30日发表题为“市民‘无啖好食’ 尽禁堂食失策”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疫情第三波来势汹汹,为了减少市民接触,降低传播风险,政府由昨天起全日禁食肆堂食七天,此举固然是为防疫,但思虑未够周全,也甚“离地”,没有顾及大批普罗上班族“食饭难”的问题,结果不少人要在街头四处用膳,饱尝日晒雨淋之苦。工友们的凄凉境况,引起广泛关注,怨声此起彼落,政府虽然采取补救措施,开放部分场地供市民入内进食,但只能是杯水车薪。防疫要紧,市民苦况也须正视,政府应认真考虑略为放宽堂食限制,例如容许午饭时段一至二人一枱进食,若大家都能自律,相信传播风险依然可控。 

思虑未周全 忽略“食饭苦” 

由于政府豁免海员与航机人员入境检疫,令抗疫防线出现漏洞,导致确诊病例骤然飙升,政府眼见疫情逆转,恐怕会出现更大爆发,遂急忙“补窿”,于是把限制措施去得更尽,宁枉毋纵,以求遏住传播链。市民日常多食饭聚会,不少感染个案与此有关,故食肆首当其冲,成为主要限制目标,政府决定对其采取霹雳手段,全日禁止食肆堂食,以杜绝市民群聚吃饭。 

这措施理论上可消除传播风险,但政府只考虑防疫的有效性,却忽略了市民生活上的实际需要。香港为数极多的上班族,不可以在家工作,必须回公司或在户外场所干活,他们日常都于午饭时间到附近餐厅、快餐店或商场内美食广场用膳,匆匆“填肚”。政府明令禁食肆堂食,这些市民就只好购买饭盒到处觅地方用餐。 

须知道闹市人多车多,环境挤逼,上班族要找一角进食,真是谈何容易,唯有在烈日下蹲在街边吃“苦”饭,特别是地盘工友,附近沙尘滚滚,更苦不堪言。其实业界早在禁令实施前,已提出这问题,希望政府正视,例如香港建造业总工会便促请政府避免“一刀切”实施禁堂食规定,因为地盘多数没法给工友提供合适的用膳地方,希望政府弹性处理。此外,也有饮食业人士建议,食肆可进一步减少客量,毋须尽禁堂食,同样能达到防疫之效。 

食肆稍松绑 决策须“贴地” 

然而政府对上述意见都“听不入耳”,如期全面实施禁令,却又没有任何配合的措施,解决大批市民须找地方进食的实际问题,结果就出现昨天“遍地食”的凄凉景象,这再次反映政府决策的“离地”思维。 

其实政府大可在防疫与禁堂食之间取得折衷,就是规定食肆堂食只可一至二人一枱,而每枱之间距离再远些,相信亦可达到安全目标,而市民为了“有啖好食”,也一定会严加自律,食肆又可稍增生意,挣扎求存多一段时间。 

政府亡羊补牢,已决定开放十九间避暑中心,供上班的市民入内进食,这总比在街边顶着烈日吃饭舒服些,但只能解决小部分人的问题,给食肆适当松绑,才可纾大多数人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