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反对延选者 敢对人命负责吗?

《星岛日报》8月3日发表题为“反对延选者 敢对人命负责吗?”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香港昨天新增确诊一百一十五宗,连续十二日过百,用专家顾问的说法,抗疫正陷于“拉锯战”,恐怕还要持续一段长时间。更须关注的,是近期陆续有年长患者去世,令人忧虑如疫情再不受控,更多老人家将丢掉性命。人命大过天,政府为避免爆发播疫危机,决定将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多数市民亦表赞同,但反对派政客与美英政府却政治大过天,满口“阴谋论”作出谴责,反对选举改期。疫情严峻已是不争的事实,四百万选民涌出投票的巨大安全风险,也确实存在,反对延选者够胆表明对如期选举造成的人命损失负责吗? 

政治大过天 安全放一边

近期源头不明的感染持续增加,显示大量隐性播毒者正充斥于社区,确诊数字高企不跌的原因就在此。要在这情况下减低播毒风险,最有效方法是避免人群聚集,减少社交接触,而立法会选举这类大型投票活动,可说极度高危。据上次选举统计,逾四成票站平均每个有多达八千至一万五千人出入,病毒传播风险之高,凭常理都可判断。新加坡的选民被划分时段投票,但香港不可以这样做,没法保证安全。 

更可忧的是,大批长者涌去投票,却没有“关爱队”之类的特别安排,须与其他人一起排队及挤进票站投票,如当中有隐形播毒者,“中招”机会甚高。长者一旦确诊,因免疫能力较低,不治的可能性比中年及青年人患者大得多。迄今因患新冠肺炎去世者共三十四人,其中绝大部分是七十岁以上老人家,近几日就有数名八、九十岁长者病逝。由此可见,立法会选举如在疫情下举行,长者选民是最高危一群,随时出现大量死亡个案。 

自己可“放火” 却斥港“点灯”

政府决定推迟立法会选举,就是对人命作优先考虑,避免发生上述的灾难,然而反对派在斥责这决定时,却完全回避了大型选举活动的播毒风险,以及对市民健康安全的威胁,反而大声疾呼要求政府“尽一切努力确保选举如期进行”,让立法会进行“民意洗礼”,其真正用意是借反修例风暴之势,一举夺取立法会过半议席。这政治图谋,超乎了对人命的考虑。 

英美政府对香港押后立法会选举厉言谴责,更清楚暴露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双重标准与无理。英国于今年三月决定将五月举行的地方选举延迟一年,因为在疫情下举行选举不安全,但其外交部却要求中国政府尽快举行香港立会选举,不要以疫情为借口“损害香港自治”,内外态度差别之大,令人瞠目。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发表声明,认为推迟选举“欠缺正当理据”,促港府尽可能在接近九月六日的日子举行。必须质疑的是,他对香港疫情知道多少?他何曾想过港人的人命安全?为何其“老板”特朗普提出延迟大选时,他却不吭一声? 

反对派与美英政府炮轰押后立会选举,都是政治先行,罔顾港人生命安全,如果他们认为如期选举无任何爆疫危险,是否敢公开说一声:对投票时受感染而失去的生命,负上一切责任?